第99章 黑暗森林(6) - 三体(全集)

第99章 黑暗森林(6)

“机器人?”罗辑问,这个未来总算有了一样他儿时在科幻小说中看到的东西。 “算是吧。” “怎么叫算是呢?” 大史指指机器服务员说:“傻妞一个,就会上菜,它们走的路线都是固定好的,傻到什么程度?我见过一次饭桌临时挪了地方,它们照样往原地儿放盘子,结果噼里啪啦都摔了。” 机器人服务员上完了菜,露出甜美的笑容说:“请二位慢用。”它的声音不是机器腔,十分柔美。接着,它伸出一只纤纤素手拿起了史强面前的一把餐刀…… 大史的眼睛闪电般地从服务员拿餐刀的手上移到对面的罗辑身上,他敏捷地跳起来,探身越过桌面,把罗辑从椅子上猛地拉下来。几乎与此同时,美女机器人挥刀刺去,餐刀刺在原来是罗辑心脏的位置,有力地穿透了椅背,椅子被激活的信息界面闪亮起来。机器人抽回刀,另一只手仍拿着托盘站在桌旁,那甜美的笑还留在它那美得不真实的脸蛋儿上。惊慌失措的罗辑挣扎着站起来,朝大史身后躲,史强摆摆手说:“别怕,它没那么灵活。” 果然,机器美女站着没动,继续持刀微笑,再次用柔美的声音说:“请二位先生慢用。” 周围被惊动的食客们纷纷围拢过来,吃惊地看着这怪异的场面,闻讯赶来的值班经理听大史要控告餐厅的机器人杀人时,连连摇头道:“先生,不可能的!它的视觉看不到人,只能看到桌子和椅子上的传感器!” “我证明,它是拿餐刀刺杀这位先生的,我们都亲眼看见了!”一个人大声说,围观的人们也纷纷做出证明。 就在值班经理仍想否认时,机器人美女再次挥刀向椅背刺去,餐刀精确地穿进上次刺出的洞,引来一片惊呼声。 “二位先生请慢用。”机器美女微笑着说。 餐厅里又有几个人过来了,其中就有他们的工程师,他在美女的后脑部按了一下,美女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说:“强制关机,断点资料已备份。”然后就僵直在那里不动了。 “可能是软件故障。”工程师擦着冷汗说。 “常见的事吗?”大史讥笑着问。 “不不,我发誓,这事儿我听都没听说过。”工程师说着,指挥两名侍者把机器人搬走。 值班经理则极力对食客们解释,说在故障原因查清之前将用真人来服务,但餐厅里的人还是走了一大半。 “先生,你们的反应真快。”一个旁观者敬佩地说。 “冬眠者,他们那个时代,人们对这类突发事件都有足够的应对能力。”另一个人说,他的衣服上映出一个武侠剑客。 值班经理对罗辑和史强说:“二位先生,这真的是……不过我保证,你们会得到赔偿的。” “那好,我们接着吃吧。”大史招呼罗辑又在饭桌旁坐下来,真人服务员把刚才弄撒的菜又重新端上来一份。 罗辑坐在那里,惊魂未定,椅子靠背上的洞让他后背很不舒服,“大史,好像这整个世界都在和我过不去……本来,我对这个世界印象挺好的。” 大史看着菜盘沉思着说:“关于这事,我有了一些想法……”他抬起头给罗辑倒酒,“先别管它,回去再和你细说吧。” “来,及时行乐,活一天算一天,活一小时算一小时。”罗辑举起酒杯,“祝贺你还有儿子!” “你真的没事儿?”大史笑望着罗辑说。 “我救世主都当过了,还怕什么。”罗辑耸耸肩说,然后喝干了一杯,酒的味道让他咧嘴皱眉,“这好像是火箭燃料。” “我就服你这一点,老弟,我一直就服你这一点。”大史竖起拇指说。 史强住的叶子位于这棵树的顶部,是一套很宽敞的房间,生活设施齐全舒适,有健身房,甚至还有一个带喷泉的室内花园。 史强说:“这是舰队给我的临时住所,他们说我可以用退休金买一片更好的叶子。” “现在人们都住得这样宽敞吗?” “应该是吧,这种建筑能最好地利用空间,一片大叶子就顶我们那时的一幢楼呢,不过主要还是因为人少了,大低谷以后,人少了很多。” “大史,你的国家可是在太空中。” “我不会去那儿,我不是已经退休了嘛。” 罗辑在这里感到眼睛舒服了许多,主要是因为史强把房间里的大部分信息窗口都关上了,但还是有零星的几个在墙面和地板上闪动着。史强用脚点着地板上的一个操作界面,把一堵墙全部调成透明的,夜色中的城市在他们面前展开,是一片璀璨的巨型圣诞树的森林,飞车流的光链穿行其间。 罗辑走到沙发前,它摸着像大理石般坚硬。“这是坐的吗?”他问,得到大史肯定的回答后,他小心地坐了上去,感觉却像陷到一块软泥里,原来沙发的坐垫和靠背能够自动适应人体的形状,给坐在上面的人形成一个与其身体表面完全贴合的模子,使压强最小。 两个世纪前他在联合国大厦静思室中那块铁矿石上的幻觉变成了现实。 “有安眠药吗?”罗辑问,来到这个他认为安全的空间里,疲惫才向他袭来。 “没有,在这儿就可以买。”大史说着,又在墙上操作起来,“这里,非处方安眠药,这个,梦河。” 罗辑以为他又要看到什么网络传输硬件之类的高技术,但事情比他想的简单,几分钟后,一辆小型送货飞车悬停在透明的墙壁外,用一只细长的机械手把药从透明墙上刚出现的圆洞中递进来。罗辑接过大史递来的药,这倒是一个传统的包装盒,没有什么显示被激活,他看到说明是每次一粒,就拆开包装拿出一粒,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水杯。 “你等等。”大史从罗辑手中拿过药盒,细细看了看,又递给罗辑,“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我要的药名叫梦河。” 罗辑看到那是一长串很复杂的英文药名,“我也不认识,不过肯定不是什么梦河。” 史强在茶几上激活了一个窗口,开始在上面寻找医疗咨询。在罗辑的协助下,他终于找到了一家,一位穿白衣的咨询医生看了看药盒,把眼睛转向拿药盒的大史,目光有些异样。 “这是哪儿来的?”医生警觉地问。 “买的,就在这里买的。” “不可能,这是一类处方药,只能在冬眠中心内部使用。” “这……和冬眠有什么关系?” “这是短期冬眠药物,可以使人进入十天至一年的冬眠期。” “吃了就行吗?” “不,在服药后要有一整套系统在体外维持人体的内循环功能,才能实现短期冬眠。” “要是只吃药呢?” “那你死定了,但死得很舒服,所以这东西常被用来自杀。” 史强关闭了窗口,把药盒扔到茶几上,与罗辑对视良久后说:“妈的。” “妈的。”罗辑说着躺回沙发上—— 当罗辑的头靠到沙发靠背上时,坚硬的靠背迅速适应他后脑勺的形状,开始为他的那个部位形成印模,但这个过程没有停止,罗辑的头和颈部一直陷下去,然后,靠背在颈部两侧的部分形成了一双触手,死死地卡住了罗辑的脖子,他甚至没来得及叫出声,只能张大嘴,眼睛凸出,两手乱抓。 大史见状猛地跳起来冲进厨房,拿来一把刀,向那双触手两边猛捅了几下,然后用手把它们从罗辑的脖子上用力分开。罗辑离开沙发,向前扑倒在地板上,沙发表面则闪亮起来,显示出一大片错误信息。 “老弟,今天这是我第几次救你的命了?”大史搓着手问。 “好像……第……六次。”罗辑喘息着说完,就在地板上呕吐起来,吐完后他无力地靠到沙发上,随后又立刻触电似的离开,他的两只手甚至都不知往哪儿放了,“什么时候,我才能学成你那么机灵,能救自己的命?” “大概永远不行。”大史说。一台类似于吸尘器的机器滑过来开始清理地板上的呕吐物。 “那我就死定了,这个变态的世界。” “没那么糟,我对这整件事总算有个概念了。第一次谋杀不成功,又接连干了五次,这不是专业行为,是犯傻,肯定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我们得马上联系警方,等着他们破案怕是不行了。” “什么地方,谁弄错了?大史,已经过了两个世纪,别拿你那时的思维来套。” “一样,老弟,这种事情,在什么时代都有一样的地方。至于说谁弄错了,我真不知道,我甚至怀疑这个‘谁’是不是真的存在……” 这时门铃响了,史强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几个人,他们都穿着便装,但没等为首的亮出证件,他已经看出了他们的身份。 “哇,原来这个社会还有活着的捕快……警官们请进。” 有三个人进了屋,另外两人警惕地守在门外。为首的警官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他打量着房间,同大史和罗辑一样,他衣服上的显示全部关闭,还有让两人感到舒服的一点是,他说话不带英文词,讲一口流利纯正的“古汉语”。 “我是市公安局数字现实处的郭正明,我们来晚了,真是对不起,这确实是工作上的疏忽。这类案件最近一次发生也是半个世纪前了。”他向大史深鞠一躬,“向前辈表示敬意,您的这种素质,在现在的警务人员中已经很难看到了。” 在郭警官说话时,罗辑和大史注意到房间里的所有信息窗口都熄灭了,显然,这片叶子已与外部的超级信息世界断开了。另外两名警察在忙活着,罗辑从他们手中看到了一件久违的东西:笔记本电脑,只是那台电脑薄得像一张纸。 “他们在为这片叶子安装防火墙。”郭警官解释说,“请放心,你们现在是安全的,另外我保证,你们会得到政府公共安全系统的赔偿。” “我们今天,”大史扳着指头数了数,“已经获得四次赔偿了。” “我知道,而且还有许多部门的许多人要为你们这事儿丢掉职位,所以恳请二位协助,以便使我不包括在内。先谢谢了。”郭警官说着,向罗辑和大史鞠了一躬。 大史说:“理解理解,我以前也有你这种时候,需要我们介绍情况吗?” “不用,其实对你们的跟踪一直在进行,只是疏忽了。” “那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killer第5.2版。” “什么?” “一种计算机网络病毒,地球三体组织在危机一个世纪左右首次传播的,以后又有多次变种和升级。这是一种谋杀病毒,它首先识别目标的身份,有多种方式,包括通过每人体内的身份芯片。一旦发现和定位了目标,killer病毒就操纵一切可能的外部硬件进行谋杀,具体表现就是你们今天经历的,好像这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想杀你,所以当时有人把这东西叫现代魔咒。有一段时间killer软件甚至商业化了,从网络黑市买来后,只要输入目标的身份特征,把病毒放到网上,那这人就是逃脱一死,在社会上也很难生活下去。” “这个行当已经进化到这种程度了,高!”大史感叹道。 “一个世纪前的软件现在还能运行?”罗辑感到很不可思议。 “可以的,计算机技术早就停止进步了,一个世纪前的软件现在的系统都能兼容。killer病毒在刚出现时杀死了不少人,包括一位国家元首,但后来被杀毒软件和防火墙抑制住了,渐渐消失。可这一版killer是专为攻击罗辑博士编制的,由于目标一直处于冬眠状态,所以它从来没有机会进行显性的动作和表现,一直处于潜伏状态,没有被信息安全系统发现和记录。直到罗辑博士今天在外界出现,killer5.2才激活了自己并完成使命,只是,现在它的创造者已经灭亡了一个世纪。” “直到一个世纪前,他们还在追杀我?”罗辑说,已经消失的某种思绪又回来了,他极力摆脱了它。 “是的,关键是这个版本的killer病毒是为您专门编制的,从未被激活过,所以才能潜伏到今天。” “那我们以后怎么办?”大史问。 “正在全系统清理killer5.2,但这需要时间,完成之前有两个选择:一是暂时给罗辑博士一个虚假的身份,但这并不能绝对保证安全,还可能造成其他更严重的后果。因为eto的软件技术十分高明,killer5.2有可能已经记录了目标更多的特征。一个世纪前曾经有过一个轰动一时的案例:在被保护人使用假身份后,killer进行模糊识别,同时杀死了包括目标在内的上百人;另一个选择是我建议的:你们到地面上去生活一段,在那里,killer5.2没有硬件可以操纵。” 大史说:“同意,即使没有这事,我也想到地面上去。” “地面上有什么?”罗辑问。 大史解释说:“冬眠苏醒者大部分都生活在地面上,在这里很难适应的。” “是这样,至少应该去过渡一段时间。”郭警官说,“现代社会的方方面面,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习惯和两性关系等等,与两个世纪前相比已经变化很大,我们很难一下子适应的。” “可你适应得很好。”大史打量着郭警官说,他和罗辑都注意到了他说“我们”。 “我是因白血病冬眠的,苏醒的时候年龄小,才十三岁。”郭正明笑笑说,“不过后来的难处别人也很难体会,仅仅精神治疗我就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 “在冬眠者中,像你这样真正适应现代生活的人多吗?”罗辑问。 “多,不过地面上也可以过得很好。” “增援未来特遣一队指挥官章北海报到!”章北海敬礼说。 在亚洲舰队司令官的背后,灿烂的星河浩荡流过。木星轨道上的舰队司令部时刻处于旋转状态,以产生人工重力。章北海发现,这里的室内照明都比较暗,窗子却很宽大,似乎尽力使内部环境与外部的太空融为一体。 司令官向章北海还礼,“前辈,你好!”他看上去很年轻,东方人的脸庞被肩章和帽徽发出的光芒照亮。在苏醒后的第六天,当章北海领到舰队的军装时,他在帽檐上看到了熟悉的太空军军徽:主体是一颗发出四道光芒的银星,那四道光芒又是四柄利剑的形状。两个世纪过去了,军徽的变化不大,但此时舰队本身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大国,它的最高领导人是总统,司令官仅负责军事。

上一篇   第98章 黑暗森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