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黑暗森林(5) - 三体(全集)

第98章 黑暗森林(5)

罗辑话音未落,大史就向他猛扑过来,两人一起滚倒在几米远处的草坪上。紧接着一声巨响,一辆飞车正撞在他们两人刚才站的位置上!罗辑感到了气浪的冲击,金属碎片从他们上方嗖嗖飞过,那个广告牌被飞起的碎片击碎了一半,看上去像透明玻璃管的显示材料哗哗落了一地。被摔得头晕目眩眼睛发黑的罗辑还没恢复过来,大史就一跃而起,向坠地的飞车跑去。他看到圆盘状的车体已经完全破碎变形,但由于车内没有燃油,所以没起火,只有噼啪作响的电火花在那团绞扭的金属中窜动。 “车里没有人。”大史对一瘸一拐走过来的罗辑说。 “大史啊,你又救了我一命。”罗辑扶着史强的肩膀,揉着摔痛的腿说。 “我以后还不知道要救你几命呢,可你自个儿也得多长个心眼多长只眼睛。”他指指撞毁的飞车,“这个,没让你想起什么?” 罗辑想起了两个世纪前的那一幕,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有许多行人围拢过来,他们的服装都映出表现惊恐的图像,闪成一片。有两辆警车鸣着警笛自天而降,几名警察走下车,在残车周围拉上隔离线,他们的警服像警灯一样狂闪着,亮度盖过了周围市民的服装。一名警察向大史和罗辑走来,他的警服炫得两人睁不开眼。 “坠车的时候你们就在旁边,没受伤吧?”警察关切地问,他显然看出了两人是冬眠者,也吃力地说着“古汉语”。 不等罗辑回答,大史就拉着问话的警察走出隔离绳和人圈,一来到外面,警察的服装就停止了闪烁。 “你们好好调查一下,这可能是一起谋杀。”大史说。 警察笑笑说:“怎么会呢?就是一起交通事故。” “我们要报案。” “确定吗?” “当然,我们报案。” “这是小题大做,您可能是受惊了,真的是一起交通事故,不过按照法律,如果你坚持要报案的话……” “我们坚持。” 警察在衣袖上的一块显示区按了一下,那里立即弹出一个信息窗口,警察看了看窗口说:“已经立案。以后四十八小时要对你们进行警务跟踪,但这需要得到你们的同意。” “我们同意,我们可能还会有危险。” 警察又笑笑,“其实这是很常见的事。” “常见的事?那我问你,这座城市里平均每月发生多少起这样的交通事故?” “去年一年就有六七起呢!” “那我告诉你,警官,在我们那时,这座城市每天发生的车祸都要比这多。” “你们那时的车都在地上走,还那么危险,真难想象。好了,你们已在警务系统的监控之中,案件的进展会通知你们的,不过请相信我,这就是一般的交通事故而已,不管是否报案,你们都会得到赔偿的。” 离开了警察和事发现场后,大史对罗辑说:“咱们最好赶快回我的住处去,在外面我总是觉得不放心。住处并不远,我们还是走着回去吧,出租车都是无人的,也不保险。” “可是,地球三体组织不是已经被消灭了吗?”罗辑四下看看说。远处,那辆坠车已经被一辆大型飞车吊走,围观者散去,警车也离开了,一辆市政工程车降落下来,有几名工人下车收拾散落的碎片,并开始修理被撞坏的地面。小小的骚动后,城市又恢复了怡人的平静。 “也许吧,但老弟,你要相信我的直觉。” “我已经不是面壁者了。” “那辆车好像不那么想……走路的时候注意着点天上的车。” 他们尽量在树形建筑的“树荫”下行走,遇到开阔地就快跑过去。很快,他们来到一个宽阔的广场边,大史说:“就在对面,绕过去太远了,咱们快点儿跑过去。” “这是不是有点疑神疑鬼?也许那真是交通事故。” “不还是‘也许’吗?小心点儿总没坏处……看到广场中心那堆雕塑了吗?有事儿的话那里可以躲。” 罗辑看到广场中心有一块正方形的沙地,好像是沙漠的微缩景观,大史说的雕塑就在沙地中央,是一群黑色的柱状物,每根两三米高,从远处看去像一片黑色的枯树林。 罗辑跟着大史跑过广场,在接近沙地时,他听到大史喊:“快,钻进去!”他被大史拉着脚下打滑地跑过沙地,一头钻进了“枯树林”雕塑群,躺在林中温暖的沙地上,看着周围那黑色的柱子伸向天空。这时,罗辑看到一辆俯冲的飞车低低地掠过“枯树林”,急速拉起,升上去飞走了,它带起的一阵疾风把林间的沙子吹起来,打在柱子上哗哗作响。 “也许它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哼,也许吧。”大史坐在那儿倒着鞋里的沙子说。 “咱们这样会不会让人笑话?” “怕个鬼啊,谁认识你?再说了,咱们是二百年前来的,就是一本正经地行事,人家看着也照样儿可笑。老弟,小心不吃亏,那玩意儿要是真冲你来的呢?” 这时,罗辑才真正注意到他们置身其中的雕塑群,他发现那些柱状物并不是什么枯树,而是一只只从沙漠中向上伸展的手臂,这些手臂都瘦得皮包骨头,所以初看上去像枯树干,顶上的那些手都对着天空做出各种极度扭曲的姿态,像是表达着无尽的痛苦。 “这是什么雕塑?”罗辑置身于这群对天挣扎的手臂中,虽然出了一身汗,还是感到阵阵寒意。在雕塑群的边缘,罗辑看到了一块肃穆的方碑,上面刻着一行金色的大字: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大低谷纪念碑。”史强说,他显然没有兴趣进一步解释,拉起罗辑向外走去,快步穿过了另一半广场。 “好了,老弟,我就在这棵树上住。”史强指着前方的一棵巨树建筑说。 罗辑边走边抬头看,突然听到地上哗地响了一声,接着脚下一空身体向下坠去。旁边的史强一把抓住了他,这时他的胸部以下已经在地下了,大史使劲把他拖了出来,两人呆呆地看着地上的那个洞,这是一个下水道口之类的洞口,就在罗辑踏上去之前,盖板滑开了。 “哦,天啊!先生您没事吧?!真是危险!”这声音是从旁边的一块小广告牌上发出的,这个广告牌贴在一个饮料售货机之类的小亭子上,说话的是一个身穿蓝色工装的小伙子,他的脸色发白,好像比罗辑还害怕,“我是市政三公司疏排处的,那块盖板自动打开,可能是软件系统故障。” “常出这事儿?”大史问。 “不不,反正我是第一次遇到。” 大史从路旁的草坪中拣了一小块卵石,从洞口扔下去,好一会儿才听到响声,“这他妈的有多深?!”他问广告牌上的人。 “三十米左右吧,所以我说真危险!我考察过地面的排水系统,你们那时的下水道好像都很浅。事故已经记录,您……”他说着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袖,“哦,罗先生,您会得到第三市政公司的赔偿的。” 他们终于走进了史强居住的1863号树的树干大厅,史强说他住在接近树顶的106枝,他建议先在下面吃了饭再上去。他们走进大厅一侧的餐厅,除了三维动画般的洁净外,这个时代的另一个特色在这里表现得比罗辑在苏醒中心第一次看到的更明显:到处都是动态的信息窗口,墙壁上、桌面上、椅子上、地板和天花板上,甚至一些小的物品,如餐桌上的水杯和餐巾纸盒上,都有操作界面、滚动文字或动态图像显示,仿佛整个餐厅就是一个大的电脑显示屏,显现出一种纷繁闪耀的华丽。 就餐的人不多,他们选择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史强在桌面上点了一下,激活了一个操作界面,在上面点起菜来,“洋文不认识,我就只点汉字的啊。” “这个世界,好像就是用显示屏当砖头建起来的。”罗辑感慨地说。 “是啊,只要光滑点的地方就能点亮。”大史说着掏出那盒烟递给罗辑,“看这个,就一盒很便宜的烟。”罗辑刚把烟盒拿到手中,就看到上面开始显示动态图像,是几幅缩略图,好像是一个选择界面。 “这……也就是一种能显示图像的贴膜吧。”罗辑看着烟盒说。 “什么贴膜?用这玩意儿就可以上网!”大史说着,伸手在烟盒上随便点了一下,一块缩略图像按钮一样下陷了,接着被选择的广告画面占满了整个烟盒。罗辑看到了一个一家三口坐在客厅里的画面,这图像显然来自过去,一个尖细的声音从烟盒上响起: “罗辑先生,这就是你曾生活过的那个时代,我们知道,在那时,拥有一套首都的住房是每个人最华丽的梦想,现在,绿叶集团能够帮助您实现它。您看到了,这个美好的时代,房子已经变成树上的叶子,绿叶集团为你提供各种叶子。(图像上出现了向巨树的树枝上挂装叶子的画面,接着出现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悬挂型成品房间,甚至有一套全透明的,里面的家具好像是悬在空中。)当然,我们也可以为您在地面上建造传统住房,让您回到黄金时代的温馨之中,为您建造一个温暖的——家……”(画面上出现了草坪和别墅,可能也是过去的图像,广告播音员说着流利的“古汉语”,但在说“家”这个词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加重了语气,这毕竟是一个他们已经没有、只属于过去的东西。) 大史从罗辑手中拿过烟盒,取出了里面的最后两支烟,递给罗辑一支,然后把空烟盒团成一团扔到桌子上,在那皱纸团中,图像仍在闪亮着映出,但声音消失了。“每到一个地方,我第一件事就是把眼前和周围的这些玩意儿都关上,看着麻烦,”大史说着,手脚并用,把桌上和脚下地板上的显示窗口依次关闭,“但他们离不开这个。”他指指周围,“这时候已经没有电脑这东西了,谁想上网什么的,找个平点儿的地方直接点就行了,还有衣服、鞋子,都能当电脑用。不管你信不信,我还见过能上网的手纸。” 罗辑把餐巾纸抽出一张,倒是不能上网的普通纸,但放纸巾的盒子被激活了,一个漂亮女孩儿在上面向罗辑推销创可贴,她显然通过他今天的经历,推测他胳膊腿上可能有擦伤。 “天啊。”罗辑感叹道,把纸塞回盒子里。 “这他妈才叫信息时代,咱那会儿,有点儿原始了。”大史笑着说。 在等待上菜的空当,罗辑问起大史现在的生活,这时才问起这个,他有种愧疚感,但回想这一天,他就像一个上了发条的机器,一直被推着走,这才有了一点空闲时间。 “他们让我退休,待遇也不错。”史强简单地说。 “是公安局,还是你后来的那个单位?它们都还在?” “都在,而且公安局还叫公安局,公共安全事务局,但在冬眠前已经和我没关系了。我后来的单位现在属于亚洲舰队,你知道,舰队本身就是一个大国,那我现在是外国人了。”大史说着,长长地吐出一口烟,两眼盯着上升的烟雾,像是在努力解开一个谜团。 “国家已经不是以前的意义了……这世界变化得,真是让人困惑。不过大史,好在你我都属于那类没心没肺的人,怎么着都能过下去而且过得好。” “罗老弟,说句实话,有些事情我还真没你豁达,没你看得开,我要是像你这么历练上一遭,可能早散架了。” 罗辑拿起桌上那个揉成团的烟盒,展开来,发现上面的图像还能显示,只是有些变色,正在重播绿叶集团的广告。罗辑说:“不管是当救世主还是成了难民,我总能利用现有的资源尽量过得快活,你可以认为我自私,但说实话,这是我唯一看得上自己的一点。大史,我可要说你一句:你这人看上去大大咧咧,骨子里还是个重责任的人,现在把责任彻底扔了吧,看看这个时代,谁还用得着我们?及时行乐就是我们最神圣的责任。” “要那样,你现在可是吃什么都不香了。”大史把烟蒂扔进桌子上的烟缸,激活了烟缸的香烟广告。 罗辑自觉失言,“哦,大史,你对我的责任当然是要尽的,我离了你活不了,你今天已经救了我……一二三,三次命了,至少两次半!” “不能见死不救是不是?我就这个命,救你命的命。”大史不以为然地说,同时眼睛四下瞄着,可能是想找个卖烟的地方,然后他把目光收回来,探头低声对罗辑说:“不过老弟,你当救世主,还真有一阵儿当真了呢。” “谁在那个位置上也不可能心智健全,好在我恢复正常了。” “你怎么会想到对星星发咒语呢?” “我那时已经是一个严重的妄想症患者了,不堪回首啊。大史,不管你信不信,我敢肯定,在苏醒前他们不但治好了我的病,还在睡眠状态下对我进行过精神治疗。真的,现在的我与那时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我怎么会傻到有那种想法,那种妄想?” “什么妄想?说说看。” “一两句说不清,再说,也没什么意思。你在以前的工作中肯定也遇到过妄想症患者,比如总觉得有人要杀他,听这种人的话,有意思吗?”罗辑说着,把手中的烟盒慢慢撕碎,这次显示被破坏了,但碎纸片仍在闪烁,成了光怪陆离的一堆。 “好吧,说件喜事儿:我儿子还活着。” “什么?”罗辑吃惊得差点儿跳起来。 “我也是前天才知道,是他找到我,还没见他的面儿,只通了电话。” “他不是……” “我也不知道他在监狱里待了多长时间,后来也冬眠了,说是要到未来来看我,谁知道这小子哪儿来那么多钱。他现在在地面上,说好明天过来。” 罗辑兴奋得一下站了起来,把闪光的纸片扔了一地,“啊,大史,这简直是……我们得好好喝两瓶。” “喝吧,这时候的酒太难喝,但劲儿可没减小。” 这时,菜上来了,罗辑一样都没认出是什么,大史说:“好吃不了,倒是有供应传统农产品的饭店,但那都是很高档的地方,等晓明来了我们就去那里吃。” 但罗辑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服务员身上了,这个女孩儿,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都美得有些不真实,罗辑还发现,餐厅中在席间袅袅穿行的其他服务员也都是这种天仙般的形象。 “嗨嗨,别盯着它傻看,假的。”大史头也不抬地说。

上一篇   第97章 黑暗森林(4)

下一篇   第99章 黑暗森林(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