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面壁者(15) - 三体(全集)

第72章 面壁者(15)

坎特带着罗辑察看别墅的各个房间,罗辑看到这里的原主人有不俗的品位,每个房间的布置都给人一种高雅的宁静感,书房里的书相当部分是拉丁文的旧版。房间里的那些画,大多是现代派风格的,但与这古典气息很浓的房间并无不协调之感。罗辑特别注意到这里一幅风景画都没有,这是很成熟的审美情调:这幢房子就坐落在绝美的伊甸园中,风景画挂在这里就像往大海中加一桶水那样多余。 回到客厅后,罗辑坐到壁炉前那张十分舒适的摇椅上,一伸手从旁边的小桌上摸到了一样东西,拿起来一看是一个烟斗,有着欧式烟斗很少见的又长又细的斗柄,是有闲阶级使用的室内型。他看着墙上一只只的白色方框,想象着那些刚刚摘走的都是些什么。 这时,坎特领进来几个人并对罗辑做了介绍,他们是管家、厨师、司机、马夫、游艇驾驶员等等,都是曾为以前的主人服务的。这些人走后,坎特又介绍了一位负责这里安全的穿便装的中校军官,他走后,罗辑问坎特史强现在在哪里。 “他已经移交了你的安全保卫工作,现在可能回国了吧。” “让他来代替刚才那个中校,我觉得他更胜任。” “我也有这种感觉,但他不懂英语,工作不方便。” “那就把这里的警卫人员都换成中国人。” 坎特答应去联系一下,转身出去了。 罗辑随即也走出了房间,穿过修剪得十分精致的草坪,走上一座通向湖中的栈桥,在栈桥的尽头,他扶着栏杆,看着如镜的湖面上雪山的倒影,周围是清甜的空气和明媚的阳光。罗辑对自己说:与现在的生活相比,四百多年后的世界算什么? 去他妈的面壁计划。 “怎么能让这个杂种进入这里?”终端前的一名研究人员低声说。 “面壁者当然可以进来。”旁边另一位低声回答。 “平淡无奇是吗,大概让您失望了吧,总统先生?”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主任艾伦博士领着雷迪亚兹走过一排排电脑终端时说。 “我已经不是总统了。”雷迪亚兹正色说道,同时四下张望。 “这里就是核武器模拟中心之一,这样的中心洛斯阿拉莫斯有四个,劳仑斯利弗莫尔有三个。” 雷迪亚兹看到两个稍微不那么平淡无奇的东西,那玩意儿看上去很新,有一个很大的显示屏,控制台上还有许多精致的手柄,他凑过去细看,艾伦轻轻把他拉了回来:“那是游戏机,这里的终端和电脑都不能玩游戏,所以放了两个让大家休息时放松。” 雷迪亚兹又看到另外两个不太平淡无奇的东西,结构透明且很复杂,里面有液体在动荡,他又过去看,这次艾伦笑着摇摇头,没有制止他,“那个是加湿器,新墨西哥州的气候很干燥;那个,只是自动咖啡机而已……麦克,给雷迪亚兹先生倒一杯咖啡,不,不要从这里面倒,去我办公室里倒上等咖啡豆煮的。” 雷迪亚兹只好看墙上那些放得很大的黑白照片了,他认出上面一个戴礼帽叼烟斗的瘦子是奥本海默,但艾伦还是指给他看那些平淡无奇的终端机。 “这些显示器太旧了。”雷迪亚兹说。 “但它们后面是世界上最强大的计算机,每秒可以进行五百万亿次浮点运算。” 这时,一名工程师来到艾伦面前,“博士,ad4453og模型这次走通了。” “很好。” 工程师的声音压低了些,“输出模块我们暂停了。”说着看了一眼雷迪亚兹。 “运行。”艾伦说着,转向雷迪亚兹,“您看,我们对面壁者没有什么隐瞒的。” 这时,雷迪亚兹听到了一阵嘶嘶啦啦的声音,他看到终端前的人们手中都在撕纸,以为这些人是在销毁文件,嘟囔道:“你们没有碎纸机吗?”但他随后看到,有人撕的是空白打印纸。不知是谁喊了一声:“over!”所有人都在一阵欢呼声中把撕碎的纸片抛向空中,使得本来就很杂乱的地板更像垃圾堆了。 “这是模拟中心的一个传统。当年第一颗核弹爆炸时,费米博士曾将一把碎纸片撒向空中,依据它们在冲击波中飘行的距离准确地计算出了核弹的当量。现在当每个模型计算通过时,我们也这么做一次。” 雷迪亚兹拂着头上和肩上的纸片说:“你们每天都在进行核试验,这事儿对你们来说就像玩电子游戏那么方便,但我们就不行了,我们没有超级计算机,只能试真的……干同样的事,惹人讨厌的总是穷人。” “雷迪亚兹先生,这里的人对政治都没有兴趣。” 雷迪亚兹依次凑近几台终端细看,上面只有滚动的数据和变幻的曲线,好不容易看到图形和图像,也是抽象的一团,看不出是什么。当雷迪亚兹又凑近一台终端时,坐在前面的那名物理学家抬起头说:“总统先生,您想看到蘑菇云吗?没有的。” “我不是总统。”雷迪亚兹在接过麦克递来的咖啡时重申道。 艾伦说:“那么,还是谈谈我们能为您做什么吧。” “设计核弹。” “当然,虽然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是多学科研究机构,但我猜到您来这儿不会有别的目的。能谈具体些吗?什么类型,多大当量?” “pdc很快会把完整的技术要求递交给你们的,我只谈最关键的:大当量,最大的当量,能做到多大就做多大,我们给出的最低底限是两亿吨级。” 艾伦盯着雷迪亚兹看了好一阵儿,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这需要时间。” “你们不是有数学模型吗?” “当然,这里从五百吨级的核炮弹到两千万吨级的巨型核弹、从中子弹到电磁脉冲弹,都有数学模型,但您要求的爆炸当量太大了,是目前世界上最大当量热核炸弹的十倍以上,这个东西聚变反应的触发和进行过程与普通核弹完全不同,可能需要一种全新的结构,我们没有相应的模型。” 他们又谈了一些此项研究的总体规划,临别时,艾伦说:“雷迪亚兹先生,我知道,您在pdc的参谋部中有最优秀的物理学家,关于核弹在太空战争中的作用,他们应该告诉了您一些事情。” “你可以重复。” “好的,在太空战争中,核弹可能是一种效率较低的武器,在真空环境中核爆炸不产生冲击波,产生的光压微不足道,因而无法造成在大气层中爆炸时所产生的力学打击;它的全部能量以辐射和电磁脉冲形式释放,而即使对人类而言,宇宙飞船防辐射和电磁屏蔽技术也是很成熟的。” “如果直接命中目标呢?” “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时,热量将起决定作用,很有可能把目标烧熔甚至汽化。但一颗几亿吨级的核弹,很可能有一幢楼房那么大,直接命中恐怕不容易……其实,从力学打击而言,核弹不如动能武器;在辐射强度上不如粒子束武器,而在热能破坏上更不如伽马射线激光。” “但你说的这几种武器都还无法投入实战,核弹毕竟是人类目前最强有力和最成熟的武器,至于你所说的它在太空中的打击效能问题,可以想出改进的办法,比如加入某种介质形成冲击波,就像在手雷中放钢珠一样。” “这倒是一个很有趣的设想,您不愧是理工科出身的领导人。” “而且,我就是学核能专业的,所以我喜欢核弹,对它的感觉最好。” “呵呵,不过我忘了,同一名面壁者这样讨论问题是很可笑的。” 两人大笑起来,但雷迪亚兹很快止住笑,很认真地说:“艾伦博士,你同其他人一样,把面壁者的战略神秘化了,人类目前所拥有的能够投入实战的武器中,最有威力的就是氢弹和宏原子核聚变,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两者之一上,不是很自然的吗?我认为自己的思维方式是正确的。” “那您为什么不考虑宏原子核聚变呢?” “你还不知道吗?你们的前国务卿抢先一步在搞了,他已经去了中国。” 这时两人停住脚步,他们正走在一条幽静的林间小路上,艾伦说:“费米和奥本海默在这条路上走过无数次。广岛和长崎之后,第一代核武器研制者们大都在忧郁中度过了后半生,如果他们的在天之灵知道人类的核武器现在的使命,会很欣慰的。” “武器,不管多可怕,总是好东西……我现在想说的是,下次来不希望看到你们扔废纸片了,我们要给智子一个整洁的印象。” 因为天气原因,“五月花”号航天飞机不得不改降备用机场,弗里德里克·泰勒也因此匆忙地乘直升机从肯尼迪航天中心赶到爱德华兹空军基地。他站在跑道尽头,看着抛掉减速伞的“五月花”号缓缓停下。泰勒感到一股热浪从那边扑来,在他眼中,航天飞机那被防热瓦覆盖的机体有一种原始的笨拙感,像工业革命时代的产物。想到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这种低效率高消耗的东西仍然是人类进入太空的主要运载工具,他不禁叹息着摇摇头。 机舱门打开后,首先走出来的是五名机组成员和两名从国际空间站接回来的学者,接着有两个带着担架的人进入机舱,从里面抬出一个人来,也许是为了在担架上方便,这人在机舱内就脱了航天服。 担架走下舷梯后,飞行指令长走过去,对担架上的人说:“丁仪博士,站着走下航天飞机是一名太空旅行者起码的尊严。” 丁仪在担架上说:“全人类都没有尊严了,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次的发现,上校,今天晚上你做爱的场面都会被智子津津有味地观察记录。” “博士,我真的不希望再和您同机飞行了。”指令长把两个小东西扔到担架上,丁仪拿起来,发现是他的烟斗,但已被折成两截。 “你们得赔偿我!这是登喜路纪念版,你知道值多少钱吗?”丁仪从担架上支起身气急败坏地大喊,但一阵眩晕和恶心又使他躺下了。 “nasa不罚您的款就是好的了。”指令长头也不回地说,快步追赶前面的同事去了。 泰勒快步跑到担架旁,和丁仪打招呼。 “啊,面壁者,您好!”丁仪伸出一只瘦长的手臂同泰勒握手,但他那只手旋即抽回来,同另一只一起紧紧地抓住担架,“我说你们,抬稳些!”他对抬担架的人喊。 “先生,我们一直抬得很稳。” “我怎么感觉向后仰啊?” 抬担架的人解释说:“您的耳蜗神经系统已经适应了零重力,现在正在重新适应正常重力。” 泰勒笑着说:“不过您看上去还是很不错的。” “您在撒谎!”丁仪说。 “呵,当然,您的脸色是稍微苍白了一些,不过我想很正常,我们毕竟是大地上的动物……我想同您谈一下。” “他们说还要体检什么的。” “很抱歉,就一分钟,很紧急的事。” “哦,天啊,又向后翻了……我想还是自己走舒服些。”丁仪说着,挥手让担架停住,他翻身下来,刚一着地就咚地跌坐下了。 泰勒把丁仪从地上拉起来,把他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像扶一个醉汉似的朝不远处的航天勤务车走去,他说:“希望您能参加我的计划……您身上是什么味啊?” “上面的空气像地牢,循环过滤器的末端网上甚至有厕所里的东西……您说的计划是什么?” “我想建立一支独立的太空力量,以宏原子核聚变为武器。” 丁仪从泰勒的肩膀上看看他,当雷迪亚兹说要制造两亿吨级以上的核弹时,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主任露出的就是这种眼光。“我说,你们还是不要浪费纳税人的钱吧。” “说到浪费资源,到目前为止没有谁比你们这些物理学家做得更好:你们鼓动建造四个超级加速器,建了一半又都停下来放弃了,但已经投入了几百亿美元。”泰勒说。 “建新加速器不是我的提议,我一直认为用多建加速器的方法与智子赛跑愚不可及,所以我去了太空。” “我也打算去太空,在那里收集宏原子核更容易一些。” 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车门前,丁仪无力地靠着车门对泰勒说:“您的参谋部里应该有物理学家的。” “是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有三名,他们对我说:如果说我们收集自然状态下低维展开的原子核——也就是宏原子核——是原始人造出了弓箭的话,那三体人对微观粒子的低维展开就是掌握了导弹。三体文明对宏原子的理解不知比人类高了多少层次,在他们面前使用这种武器——那些学者用了一句我不太懂的中国成语——叫班门弄斧。” “你不相信他们的话?” “当然,从一般意义上说他们是对的,但宏原子核聚变是人类目前所掌握的最具威力的武器,我在战略上考虑它不是很正常的吗?” “那个委内瑞拉总统在电视上也这么说,他好像要搞微原子核聚变吧。” 这时有人催丁仪上车,泰勒粗暴地制止了那人,拉着丁仪说:“弓箭也不至于就绝对不能战胜导弹——如果前者加上人类的计谋的话,三体人在计谋方面与人类的差异,与我们和它们在科学技术上的差异一样大,人类用计谋把导弹操作员都从导弹旁边骗开,再用弓箭把它们干掉,这不就行了。” “那祝您成功吧,我是没有兴趣参与的。” “宏原子核的收集已经是一项成熟的技术,没有您我们也能干,但在这人类文明的危难时刻,您这样一位科学家居然袖手旁观。” “我在干更有意义的事情。我们这次在空间站开展的项目,就是对宇宙射线中的高能粒子进行研究,换句话说,用宇宙代替高能加速器。这种事情以前一直在做,但由于宇宙中高能粒子分布的不确定性,特别是物理学前沿所需要的超高能粒子很难捕捉到,因而不能代替加速器研究。对宇宙高能粒子的检测方式与在加速器终端的很相似,但每个检测点的成本很低,可以在太空中建立大量的检测点。这次投入了原计划用于建造地面加速器的资金,设置了上百个检测点,我们这次实验进行了一年,本来也没希望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是想查明是否还有更多的智子到达太阳系。” “结果呢?”泰勒紧张地问。 “检测到的所有高能撞击事件,包括在上世纪就有确定结果的那些撞击类型,结果都呈现出完全的混乱。”

上一篇   第71章 面壁者(14)

下一篇   第73章 面壁者(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