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三体、周文王、长夜(1) - 三体(全集)

第7章 三体、周文王、长夜(1)

汪淼拨通了丁仪的电话,对方接听后,他才想起现在已是凌晨一点多了。 “我是汪淼,真对不起,这么晚打扰。” “没关系,我正失眠。” “我……遇到一些事,想请你帮个忙。你知道国内有观测宇宙背景辐射的机构吗?”汪淼产生了一种倾诉的欲望,但旋即觉得幽灵倒计时之事目前还是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为好。 “宇宙背景辐射?你怎么对这个有雅兴?看来你真的遇到一些事了……你去看过杨冬的母亲吗?” “啊——真对不起,我忘了。” “没关系,现在科学界,很多人都……像你说的那样遇到了一些事,心不在焉的。不过你最好还是去看看她,她年纪大了,又不愿雇保姆,要是有什么费力气的事麻烦你帮着干干……哦,宇宙背景辐射的事,你正好可以去找杨冬的母亲问问,她退休前是搞天体物理专业的,与国内的这类研究机构很熟。” “好好,我今天下班就去。” “那先谢谢了,我是真的无法再面对与杨冬有关的一切了。” 打完电话后,汪淼坐到电脑前,开始打印网页上显示的那张很简单的莫尔斯电码对照表。这时他已经冷静下来,将思绪从倒计时上移开,想着关于“科学边界”和申玉菲的事,想到她玩的网络游戏。关于申玉菲,他能肯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她不是爱玩游戏的人,这个说话如电报般精简的女人给他唯一的印象就是冷,她的冷与其他的某些女性不同,不是一张面具,而是从里到外冷透了。 汪淼总是下意识地将她与早已消失的dos操作系统联系在一起,一面空荡荡的黑屏幕,只有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c:>”提示符在闪动,你输入什么它就输出什么,一个字都不会多,也不会有变化。现在他知道,“c:>”提示符后面其实是一个无底深渊。 她真会有兴致玩游戏,而且是戴着v装具玩儿?她没有孩子,那套v装具只能是自己买回去用的,这有些不可思议。 汪淼在浏览器的地址栏中输入那个很容易记住的游戏网址:<a href=" http://www.threebody.com" target="_blank"> " target="_blank">www.threebody.com</a>,网页上显示该游戏只支持v装具方式。汪淼想起了纳米中心的职工娱乐室里好像有一套v装具,就走出已经空荡荡的中心实验大厅,去值班室要了钥匙,在娱乐室中穿过一排台球桌和健身器材,在一台电脑旁找到了v装具,费了很大劲才把感应服穿上,然后戴上显示头盔,启动电脑。 启动游戏后,汪淼置身于一片黎明之际的荒原,荒原呈暗褐色,细节看不清楚,远方地平线上有一小片白色的曙光,其余的天空则群星闪烁。一声巨响,两座发着红光的山峰砸落到远方的大地上,整个荒原笼罩在红色光芒之中。被激起的遮天蔽日的尘埃散去后,汪淼看清了那两个顶天立地的大字:三体。 随后出现了一个注册界面,汪淼用“海人”这个id注册,然后成功登录。 荒原依旧,但v装具感应服中的压缩机咝咝地启动了,汪淼感到一股逼人的寒气。前方出现了两个行走的人影,在曙光的背景前呈黑色的剪影。汪淼追了上去,他看到两人都是男性,披着破烂的长袍,外面还裹着一张肮脏的兽皮,都带着一把青铜时代那种又宽又短的剑,其中一人背着一只有他一半高的细长的木箱子。那人扭头看看汪淼,他的脸像那兽皮一样脏和皱,双眼却很有神,眸子映着曙光。“冷啊。”他说。 “是,真冷。”汪淼附和道。 “这是战国时代,我是周文王。”那人说。 “周文王不是战国时代的人吧?”汪淼问。 “他一直活到现在呢,纣王也活着。”另一个没背箱子的人说,“我是周文王的追随者,我的id就叫‘周文王追随者’,他可是个天才。” “我的id是‘海人’,”汪淼说,“您背的是什么?” 周文王放下那只长方形木箱,将一个立面像一扇门似的打开,露出里面的五层方格,借着晨曦的微光,汪淼看到每层之间都有高低不等的一小堆细沙,每格中都有从上一格流下的一道涓细的沙流。 “沙漏,八小时漏完一次,颠倒三次就是一天,不过我常常忘了颠倒,要靠追随者提醒。”周文王介绍说。 “你们好像是在长途旅行,有必要背这么笨重的计时器吗?” “那怎么计时呢?” “拿个小型的日晷多方便,或者干脆只看太阳也能知道大概的时间。” 周文王和追随者面面相觑,然后一起盯着汪淼,好像他是个白痴,“太阳?看太阳怎么能知道时间?这可是乱纪元。” 汪淼正要询问这个怪异名词的含义,追随者哀鸣道:“真冷啊,冷死我了!” 汪淼也觉得冷,但他不能随便脱下感应服,一般情况下,那样做会被游戏注销id的。他说:“太阳出来就会暖和些的。” “你在冒充伟大的先知吗?连周文王都不算先知呢!”追随者冲汪淼不屑地摇摇头。 “这需要先知吗?谁还看不出来太阳一两个小时后就会升起。”汪淼指指天边说。 “这是乱纪元!”追随者说。 “什么是乱纪元?” “除了恒纪元,都是乱纪元。”周文王说,像回答一个无知孩童的提问。 果然,天边的晨光开始暗下去,很快消失了,夜幕重新笼罩了一切,苍穹星光灿烂。 “原来现在是黄昏不是早晨?”汪淼问。 “是早晨,早晨太阳不一定能升起,这是乱纪元。” 寒冷使汪淼很难受。“看这样子,太阳要很长时间以后才会升出来。”他哆嗦着指指模糊的地平线说。 “你怎么又会有这种想法?那可不一定,这是乱纪元。”追随者说着转向周文王,“姬昌,给我些鱼干吃吧。” “不行!”周文王断然说道,“我也是勉强吃饱,要保证我能走到朝歌,而不是你。” 说话间,汪淼注意到另一个方向的地平线又出现了曙光,他分不清东南西北,但肯定不是上次出现时的方向。这曙光很快增强,不一会儿,这个世界的太阳升起来了,是一颗蓝色的小太阳,很像增强了亮度的月亮,但还是让汪淼感到了一丝温暖,并看清了大地的细节。但这个白昼很短暂,太阳在地平线上方划了一道浅浅的弧形就落下了,夜色和寒冷又笼罩了一切。 三人在一棵枯树前停下,周文王和追随者拔出青铜剑来砍柴,汪淼将碎柴收集到一块。追随者拿出火镰,噼啪、噼啪打了好一阵,升起了一堆火。汪淼的感应服的前胸部分变暖和了,但背后仍然冰冷。 “烧些脱水者,火才旺呢。”追随者说。 “住嘴!那是纣王干的事!” “反正路上那些散落的,都破成那样,泡不活了。如果你的理论真能行,别说烧一些,吃一些都成,与那理论相比,几条命算什么。” “胡说!我们是学者!” 篝火燃尽后,三人继续赶路。由于他们之间交谈很少,系统加快了游戏时间的流逝速度,周文王很快将背上的沙漏翻了六下,转眼间两天过去了,太阳还没有升起过一次,甚至天边连曙光的影子都没有。 “看来太阳不会出来了。”汪淼说,同时调出游戏界面来看了一下自己的hp,它正因寒冷而迅速减小。 “你又冒充伟大的先知了……”追随者说,汪淼和他一起说出了后半句,“这是乱纪元!” 这话说完不久,天边真的出现了曙光,并且迅速增强,转眼间太阳就升了起来。汪淼发现这次升起的是一颗大太阳,当它升至一半时,直径占了视野内至少五分之一的地平线。暖流扑面而来,令汪淼心旷神怡,但他看周文王和追随者时,发现他们都一脸惊恐,仿佛魔鬼降临。 “快,找阴凉地儿!”追随者大喊,汪淼跟着他们飞奔,跑到了一处低矮的岩石后面蹲下来。岩石的阴影在渐渐缩短,周围的大地像处于白炽状态般刺眼,脚下的冻土迅速融化,由坚硬如铁变成泥泞一片,热浪滚滚。汪淼很快出汗了。当大太阳升到头顶正上方时,三人用兽皮蒙住头,强光仍如利箭般从所有缝隙和孔洞中射进来。三人绕着岩石挪到另一边,躲进那边刚刚出现的阴影中…… 太阳落山后,空气依然异常闷热,大汗淋漓的三人坐在岩石上,追随者沮丧地说:“乱纪元旅行,真是在地狱里走路,我受不了了;再说我也没吃的了,你不分我些鱼干,又不让吃脱水者,唉——” “那你只能脱水了。”周文王说,一手用兽皮扇着风。 “脱水以后,你不会扔下我吧?” “当然不会,我保证把你带到朝歌。” 追随者脱下了被汗水浸湿的长袍,赤身躺到泥地上。在落日的余晖中,汪淼看到追随者身上的汗水突然增加了,他很快知道那不是出汗,这人身体内的水分正在被彻底排出,这些水在沙地上形成了几条小小的溪流,追随者的整个躯体如一根熔化的蜡烛在变软变薄……十分钟后水排完了,那躯体化为一张人形的软皮一动不动地铺在泥地上,面部的五官都模糊不清了。 “他死了吗?”汪淼问。他想起来了,一路上不时看到有这样的人形软皮,有的已破损不全,那就是不久前追随者想要用来烧火的脱水者。 “没有。”周文王说着,将追随者变成的软皮拎起来,拍了拍上面的土,放到岩石上将他(它)卷起来,就像卷一只放了气的皮球一般,“在水里泡一会儿,他就会恢复原状活过来,就像泡干蘑菇那样。” “他的骨骼也变软了?” “是的,都成了干纤维,这样便于携带。” “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都能脱水吗?” “当然,你也能,要不,在乱纪元是活不下去的。”周文王将卷好的追随者递给汪淼,“你带着他吧,扔到路上不是被人烧了,就是吃了。” 汪淼接过软皮,很轻的一小卷,用胳膊夹着倒也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汪淼夹着脱水的追随者,周文王背着沙漏,两人继续着艰难的旅程。同前几天一样,这个世界中的太阳运行得完全没有规律,在连续几个严寒的长夜后,可能会突然出现一个酷热的白天,或者相反。两人相依为命,在篝火边抵御严寒,泡在湖水中度过酷热。好在游戏时间可以加快,一个月可以在半小时内过完,这使得乱纪元的旅程还是可以忍受的。 这天,漫漫长夜已延续了近一个星期(按沙漏计时),周文王突然指着夜空欢呼起来: “飞星!飞星!两颗飞星!!” 其实,汪淼之前就注意到那种奇怪的天体,它比星星大,能显出乒乓球大小的圆盘形状,运行速度很快,肉眼能明显地看到它在星空中移动,只是这次出现了两个。 周文王解释说:“两颗飞星出现,恒纪元就要开始了!” “以前看到过的。” “那只有一个。” “最多只有两个吗?” “不,有时会有三个,但不会再多了。” “三颗飞星出现,是不是预示着更美好的纪元?” 周文王用充满恐惧的眼神瞪了汪淼一眼,“你在说什么呀,三颗飞星……祈祷它不要出现吧。” 周文王的话没错,他们向往的恒纪元很快开始了,太阳升起落下开始变得有规律,一个昼夜渐渐固定在十八小时左右,日夜有规律的交替使天气变得暖和了一些。 “恒纪元能持续多长时间?”汪淼问。 “一天或一个世纪,每次多长谁都说不准。”周文王坐在沙漏上,仰头看着正午的太阳,“据记载,西周曾有过长达两个世纪的恒纪元,唉,生在那个时代的人有福啊。” “那乱纪元会持续多长时间呢?” “不是说过嘛,除了恒纪元都是乱纪元,两者互为对方的间隙。” “那就是说,这是一个全无规律的混乱世界?!” “是的,文明只能在较长的气候温暖的恒纪元里发展。大部分时间里,人类集体脱水存贮起来,当较长的恒纪元到来时,再集体浸泡复活,生产和建设。” “那怎样预知每个恒纪元到来的时间和长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