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射手和农场主(3) - 三体(全集)

第6章 射手和农场主(3)

1175:11:34、1175:11:33、1175:11:32、1175:11:31…… “飞蚊症。”医生说,同时抽出处方签开始写,“我们这年纪的常见眼病,晶状体混浊。不太好治,但没什么要紧的,开些碘药水和维d吧,也许能吸收掉,但希望不大。不过,这确实没什么要紧的,只要你习惯了忽略视野里的那些杂物,对视力没什么影响。” “你说的飞蚊症,那些……东西看上去是什么样子?” “不规则,因人而异,有时是小黑点儿,有时像蝌蚪。” “如果看到的是一串数字呢?” 医生写处方的笔停了。“你看到一串数字?” “是的,横在视野中心。” 医生推开纸和笔,关切地看着他,“一进来我就看出,你过度劳累。上次同学聚会,李瑶向我提起你,说你的工作压力很大。到我们这岁数,应该注意了,健康可透支不起了。” “你是说,我这是精神因素所致?” 医生点点头,“要是一般的病人,我就建议他去精神科了,其实没必要,没什么要紧的,就是太累了。休息几天吧,去度几天假,和李瑶、孩子,叫什么来着,豆豆吧,一起去。放心,很快会恢复的。” 1175:14:02、1175:14:01、1175:14:00,1175:13:59…… “我告诉你我看到的是什么,一个倒计时!一秒一秒,在精确地走!这会是精神因素?” 医生宽容地笑笑,“想知道精神因素能对视力影响到什么程度吗?上个月我们收治了一个女孩儿,十五六岁吧,她在教室里突然间什么都看不见了,完全失明。可经过所有检查,眼睛在生理上完全正常。后来精神科的专家对她进行了一个月的心理治疗,又是突然间,她的眼睛恢复到正常的视力水平。” 汪淼知道在这里是浪费时间,他起身要走,最后说:“好吧,不管我的眼睛,我只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有什么外力,能通过远程作用使人看到什么吗?” 医生想了想说:“有,我前一阵儿参加神舟19号的医疗组,曾有航天员报告说,他们在舱外工作时看到了并不存在的闪光。以前国际空间站上的航天员报告过类似情况,都是在太阳活动剧烈的时候,太空中的高能粒子打到视网膜上,人就看到闪耀。不过你说的看到数字,还是倒计时,绝无可能是这个原因。”汪淼恍惚地走出医院,倒计时就在他眼前,他似乎在跟着它走,跟着一个死死缠着他的鬼魂。他买了一副墨镜戴上,仅仅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到自己梦游般迷离的眼神。 汪淼走进纳米中心的主体实验室,进门之前没忘记把墨镜摘下来,尽管这样,遇见他的同事都对他的精神状态露出担心的神色。 在实验大厅中央,汪淼看到反应黑箱仍在运行中。这台巨型设备的主体是汇集了大量管道的一个球体。代号叫“飞刃”的超强度纳米材料已经生产出来,但是用分子建筑术制造的,就是用分子探针将材料分子像砌砖那样一个个垒砌起来,这样的工艺要耗费大量的资源,那些产品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贵重的珍宝了,根本无法进行量产。 实验室现在做的,就是试图通过一种催化反应来代替分子建筑法,使巨量的分子在反应中同时完成筑砌。试验就是在反应黑箱中进行的,这台设备可以在数量庞大的成分组合上进行反应试验,这样数量的组合如果用传统的人工操作可能上百年也做不完,但在反应黑箱中可以快速自动进行。同时,这是一种集现实反应与数字模拟一体化的设备,当合成进行到一定程度时,计算机会根据反应的阶段性结果建立起合成反应的数字模型,将剩下的反应进程用数字模拟代替,大大提高了实验效率。 实验主任见到汪淼后,急匆匆走过来,开始汇报反应黑箱刚出现的一系列故障。这是近来汪淼一上班就遇到的事。现在,反应黑箱连续运行了一年多,许多传感器灵敏度下降,误差增大,急需停机维护。但身为项目首席科学家的汪淼坚持做完第三批合成组合再停机,工程师们只好在反应黑箱上加入越来越多的补偿修正装置,到现在这些装置本身也需要补偿修正,搞得整个项目组疲惫不堪。但主任小心翼翼地没提停机和暂停试验的事,怕汪淼又像上几次那样大发雷霆。他只是把困难都摆出来,意思也很明白。 汪淼抬头看看反应黑箱,觉得它像一个子宫,工程师们正围着它忙碌,艰难地维持着正常的运行。在这场景前面,叠现着幽灵倒计时。 1174:21:11、1174:21:10、1174:21:09、1174:21:08…… 停下来试试。汪淼脑海中突然响起申玉菲的话。 “全面更新外围传感系统需要多长时间?”他问。 “四五天吧,”实验主任突然看到了希望,赶紧加一句,“快些干,三天就行,汪总,我保证!” 我并没有屈服,设备确实需要维修,因而试验必须暂停,与别的无关。汪淼在心里对自己说,然后转向主任,透过倒计时的数字看着他,“把试验停下来吧,停机维修,就照你说的时间表。” “好的汪总,我会很快给你一份更新方案,下午就能停机了!”主任兴奋地说。 “现在就停吧。” 主任像不认识似的看着汪淼,但旋即恢复了兴奋状态,好像生怕失掉这个机会似的。他拿起电话下了停机命令,项目组里那些疲惫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一下子都兴奋起来,开始按程序扳动上百个复杂的开关,众多的监控屏一个接一个地黑了下来,最后,主监控屏上显示了停机状态。 几乎与此同时,汪淼眼前的倒计时停止了走动,数字固定为1174:20:35。几秒钟后,数字闪动了几下,消失了。 当没有幽灵倒计时覆盖的现实重现眼前时,汪淼长出了一口气,像刚从水底挣扎出来一样。他无力地坐下,很快意识到旁边还有人在看着他。 他对实验主任说:“系统更新是设备部的事,你们实验组的人好好休息几天吧,这一阵大家都辛苦了。” “汪总,你也太累了,这里有张总工程师盯着,你也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 “是啊,太累了。”汪淼无力地说,待他离开后,拿起电话,拨了申玉菲的号码,只响了一声铃她就接了。 “你们背后是什么?”汪淼问,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冷静一些,但没有做到。 沉默。 “倒计时的尽头是什么?” 沉默。 “你在听吗?” “在。” “高强度纳米材料怎么了?这不是高能加速器,只是一项应用研究,值得这样关注么?” “什么值得关注,不应由我们来判断。” “够了!”汪淼大吼一声,心中的恐惧和绝望突然化为疯狂的怒气,“你们以为这点小魔术就能骗得了我?就能阻止技术进步!?我承认一时无法做出技术上的解释,但那是因为我还没有绕到那个可耻魔术师的背后!” “你的意思,是想在更大的尺度上看到倒计时?” 申玉菲的话让汪淼愣了一下,他对这个问题没有准备,于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以免落入圈套。“收起你那套把戏吧。大尺度又怎么样,你们同样可以玩魔术!可以向天空投映全息图像,就像上一次战争中北约做的那样,强力激光甚至可以将图像映满整个月球表面!射手和农场主应该能够玩弄人类力不能及的更大尺度,比如,倒计时能够显示到太阳表面吗?”话刚说完,汪淼吃惊地张大了嘴,他竟在下意识中说出了那两个这时应十分忌讳的名词,还好,没有说出更忌讳的那个。他想争取更多的主动性,于是接着说,“考虑到某种我还没想到的可能性,即使在太阳的尺度上,你们那个可耻魔术师仍有可能耍魔术,那种力量要真正令人信服,显示的尺度还需更大些。” “问题是你能承受得了吗?我们是朋友,我想帮你,别走杨冬的路。” 听到这个名字,汪淼不由打了个寒战,但随之而来的愤怒又使他不顾一切了:“能接受这个挑战吗?” “能。” “你想怎么样?”汪淼的声音变得无力了。 “你旁边有上网的电脑吗?好,进这个网址:http://www.qsl.net/bg3tt/zl/mesdm.htm,打开了吗?把网页打印出来,随身带着。” 汪淼看到网页上显示的只是一张莫尔斯电码对照表。 “我不明白,这是……” “在以后的两天内,设法找到一个能够观测宇宙背景辐射的地方。具体的请看我随后发给你的电子邮件。” “这是……干什么呢?” “我知道纳米研究项目已经停了,你打算重新启动它吗?” “当然,三天以后。” “那倒计时将继续。” “我将在什么尺度上看到它?” 沉默良久,这个为某种超出人类理解力的力量代言的女人,冷酷地封死了汪淼的一切出路。 “三天后,也就是十四日,在凌晨一点钟至五点钟,整个宇宙将为你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