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智子(3) - 三体(全集)

第52章 智子(3)

科学执政官说:“现在,智子诞生了,我们赋予了一个质子智慧,这是我们能够制造的最小的人工智能体了。” “可在我们现在看来,它是最大的人工智能体了。”元首说。 “元首,我们将增加这个质子的维度,它很快会变小的。”说完,科学执政官在控制终端上输入一句询问: 智子一号,空间维度控制功能是否正常? 正常,智子一号随时可以启动空间维度控制功能。 将维度收缩至三维。 这个命令发出后,包裹三体世界的二维质子巨膜迅速收缩,仿佛宇宙中的一只巨手扯开了这个世界的蒙布,几乎在一瞬间,阳光普照大地。质子由二维收缩至三维,变成了同步轨道上的一个巨球,看上去有巨月大小,它正处于星球黑夜的一面,但镜面球面反射的阳光使黑夜变成白昼。现在,外部世界仍然处于极度严寒中,控制室中的人们只能从屏幕上目睹这一切。 维度收缩成功,智子一号等待指令。 将维度收缩至四维。 太空中,巨球迅速收缩,最后看上去只有飞星大小,在星球的这一面黑夜重新降临。 “元首,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球体,不是真正的智子,只是其在三维空间的投影。它是一个四维的巨人,我们的世界是一张三维的薄纸,它站在这张纸上,我们只能看到它的脚底与纸相接触的部分。” 维度收缩成功,智子一号等待指令。 将维度收缩至六维。 太空中的小球消失了。 “六维的质子有多大?”元首问。 “半径约五十单位吧。”科学执政官回答。 维度收缩成功,智子一号等待指令。 智子一号,你能看到我们吗? 能,我能看到控制室,看到其中的每个人,还能看到每个人的内脏,甚至还能看到你们内脏的内脏。 “它在说什么?”元首惊奇地问。 “智子从六维空间看三维空间,就像我们看二维平面上的一张画,当然能看到我们的内部。” 智子一号,进入控制室。 “它能穿透地层吗?”元首问。 “元首,不是穿透,而是从高维进入,它可以进入我们世界中任何封闭的空间。这也是三维中的我们和二维平面的关系,我们能轻易从上方进入平面上的一个圆,而平面上的二维生物永远不可能,除非它打破那个圆。” 科学执政官的话音刚落,一个镜面球体便出现在控制室的正中,悬浮在半空中。元首走过去,看着全反射球面上自己变形的映像。“这竟是一个质子?!”他带着惊奇和感叹说。 “元首,这只是质子的六维实体在三维空间的投影而已。” 元首伸出手去,看看科学执政官并没有阻止,就接触了智子的表面。在他的手这轻轻一触之下,智子被推移了一段距离。 “好像很光滑。它只有一个质子的质量,可我的手上竟有一点儿阻力感。”元首不解地说。 “空气阻力作用于球体的原因。” “能让它缩回十一维,变成普通质子大小吗?”元首问。他的话音未落,科学执政官就惊恐地对智子喊道: “注意,这不是指令!!” 智子一号明白。 “元首,如果缩回十一维,我们就永远失去它了。当智子缩减到普通微观粒子的大小时,它内部的传感器和i/o接口将小于所有电磁波的波长,这就意味着它无法感知宏观世界,也无法接收我们的指令。” “可我们最终是要让它恢复为一个微观粒子的。” “是的,但那要等到智子二号、三号和四号建成。一个以上的智子,能够通过某些量子效应,构成一个感知宏观世界的系统。举个例子:假设一个原子核内部有两个质子,它们相互之间会遵循一定的运动规则,比如自旋,可能两个质子的自旋方向必须是相反的。当这两个质子被从原子核中拆开,不管它们相互之间分离到多大距离,这个规则依然有效;改变其中一个质子的自旋方向,另一个的自旋方向也必然立刻做出相应的改变。当这两个质子都被建造成智子的话,它们之间就会以这种效应为基础,构成一个相互感应的整体,多个智子则可以构成一个感应阵列,这个阵列的尺度可以达到任意大小,可以接收所有频段的电磁波,也就可以感知宏观世界了。当然,构成智子阵列的量子效应是极其复杂的,我这种说明只是个比喻而已。” 其后三个质子的二维展开都是一次成功,每个智子的建造时间也只有一号的一半。智子二号、三号和四号建成后,四个智子构成的量子感应阵列也顺利建立。 元首和全体执政官再次来到了巨摆纪念碑下。在它们上方,悬浮着四个已经缩至六维的智子,在每个晶莹的镜面球体中,都各自映出了一轮正在升起的太阳,不由让人想起那些曾出现在太空中的三维体眼睛。 智子阵列,连续维度收缩至十一维。 指令发出后,四个镜面球体消失了。科学执政官说:“元首,智子一号和二号将飞向地球,凭借着存贮在微观电路中庞大的知识库,智子对空间的性质了如指掌,它们可以从真空中汲取能量,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高能粒子,以接近光速的速度航行。这看起来违反能量守恒定律,智子是从真空结构中‘借’得能量,但归还遥遥无期,要等到质子衰变之时,而那时离宇宙末日也不远了。 “两个智子到达地球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定位人类用于物理学研究的高能加速器,然后潜伏于其中。在地球文明的科学水平上,对物质深层结构研究所采用的基本方法,就是用经过加速的高能粒子撞击选定的靶标粒子,当靶标粒子被撞碎后,对结果进行分析,以图找出反映物质深层结构的信息。在实际的实验中,是用含有靶标粒子的物质作为撞击目标,物质的内部几乎全是空的,如果一个原子有一座剧院那么大,原子核则只是悬浮在剧院中的一个核桃。所以,成功的撞击是十分罕见的,往往在大量的高能粒子长时间轰击靶标材料之后才发生一次,这种实验就像是从夏天的一场大暴雨中,找出颜色稍有不同的一个雨点。 “这就给了智子一个机会,使它可以代替靶标粒子去接受撞击。由于它具有很高的智能,通过量子感应阵列,它们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精确判断轰击粒子的轨迹,然后移动到适当的位置。所以,对智子撞击的成功率,是对普通靶标粒子的上亿倍。当智子被撞击后,它就会有意给出错误和混乱的结果。即使偶尔有对预定靶标粒子正确的撞击发生,地球物理学家们也不可能将正确的结果从一大堆错误结果中分辨出来。” “这样,智子不是也被消耗了吗?”军事执政官问。 “不会的。质子已经是组成物质的基本结构,与一般的宏观物质是有本质区别的,它能够被击碎,但不可能被消灭。事实上,当一个智子被击碎成几部分后,就产生了几个智子,而且它们之间仍存在着牢固的量子联系,就像你切断一根磁铁,却得到了两根磁铁一样。虽然每个碎片智子的功能会大大低于原来的整体智子,但在修复软件的指挥下,各个碎片能迅速靠拢,重新组合成一个与撞击前一模一样的整体智子。这个过程是在撞击发生后,碎片智子在高能加速器气泡室或乳胶感光片上显示出错误结果后完成的,只需百万分之一秒。” 又有人问:“是否存在这种可能:地球人用某种方法将智子识别出来,然后用一个强电磁场将其捕获,并禁锢起来?智子是带正电荷的。” “这更不可能了。要识别出智子,就需要人类在物质深层结构研究上的突破,但高能加速器都变成了一堆废铁,这种研究又如何进行呢?猎人的眼睛已经先被他要射的猎物抓瞎了。” “地球人还有一个笨办法,”工业执政官说,“他们可以建造大量的加速器,超过我们建造智子的速度,那么,地球上总有某台加速器中没有智子潜伏,会得到正确的结果。” “这是智子计划中最有趣的一点!”这个问题使科学执政官兴奋起来,“工业执政官先生,您不必担心建造大量的智子会使三体世界的经济崩溃。我们不必这么做,也许还会再建造几个智子,但不会更多,事实上,有这两个就足够了,因为每个智子在行为上是多线程的。” “多线程?” “这是古老的串行计算机的一个术语,那时计算机的中央处理器每一时刻只能运行单一的程序,但由于其速度很快,加上中断的调度,在我们处于低速层面的观察者看来,计算机是在同时运行多个程序。你知道,智子能以接近光速的速度运动,地球世界相对于光速而言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如果智子以这个速度在地球上不同的加速器间巡回,那么在地球人看来,它就像同时存在于每台加速器中,能够几乎同时在所有加速器中制造错误的撞击结果。 “我们计算过,每个智子可以控制多达一万台高能加速器,而地球人建造一台这样的加速器就需要四五年的时间,从经济和资源的角度看也不可能大量建造。当然,他们可以拉大加速器间的距离,比如说在他们星系的各个行星上建造,这确实能破坏智子的多线程操作,但在这样长的时间内,三体世界再造出十个或更多的智子也不困难。越来越多的智子将在那个行星系中游荡,它们合在一起也没有细菌的亿万分之一那么大,但却使地球上的物理学家们永远无法窥见物质深处的秘密,地球人对微观维度的控制,将被限制在五维以下,别说是四百五十万时,就是四百五十万亿时,地球文明的科学技术也不会有本质的突破,它们将永远处于原始时代。地球的科学已被彻底锁死,这个锁是如此牢固,凭人类自身的力量是永远无法挣脱出来的。” “真是太妙了!请原谅我以前对智子工程的失敬。”军事执政官由衷地说。 “事实上,地球目前只有三台达到了可能取得突破性研究成果所需能级的加速器,智子一号和二号到达地球后将几乎处于闲置状态。为了充分利用它们的工作能力,除对三台加速器进行干扰外,我们还为智子安排了其他的工作,它们将成为实施神迹计划的主要技术手段。” “智子能够制造神迹?” “对地球人而言,是的。大家都知道,高能粒子可以使胶片感光,这也是地球原始的加速器显示单个粒子的手段之一,智子在高能态上每穿过一次胶片,就在上面产生一个感光点,它们来回穿过,就可以将这些点连成一排字母或数字,甚至图形,像绣花一样。这个过程速度极快,远快过地球人的相机拍照时胶片的感光速度。另外,地球人的视网膜与三体人类似,这样高能智子也能用同样的方式在他们的视网膜上打出字母、数字或图形……如果说以上这些小神迹能使地球人迷惑和恐惧的话,那下一个巨型神迹足以把那些虫子科学家吓死:智子能使他们眼中的宇宙背景辐射发生整体闪烁。” “这对我们的科学家而言也很恐怖,怎样做到呢?” “很简单,我们已经编制了使智子自行二维展开的软件,展开完成后,用那个巨大的平面包住地球,这个软件还可以使展开后的平面是透明的,但在宇宙背景辐射的波段上,其透明度可以进行调节……当然,智子进行各种维度的展开时,可以显示更宏伟的‘神迹’,相应的软件也在开发中。这些‘神迹’将制造一种足以将人类科学思想引上歧途的氛围,这样,我们可以用神迹计划对地球世界中物理学以外的科学形成强有力的遏制。”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把已有的四个智子全部发往地球呢?” “量子感应是超距的,即使四个智子分处宇宙的两端,感应照样可以在瞬间传递,它们构成的量子阵列依然存在。把三号和四号智子留在这里,它们就可以实时接收位于地球的一号和二号智子发回的信息,这样就实现了三体世界对地球的实时监视。同时,智子阵列也使三体世界能够与地球文明中的异己分子进行实时通讯。” “这里有一个重要的战略步骤,”元首插话说,“我们将通过智子阵列,把三体世界对地球文明的真实意图告诉地球人。” “这就是说,我们将告诉他们,三体舰队将通过长期禁止地球人生育,使这个物种从地球上消失?” “是的,这样做有两个可能的结果:其一是使地球人抛弃一切幻想决一死战,其二是使他们的社会在绝望和恐惧之中堕落、崩溃。通过对已经收到的地球文明信息进行仔细研究,我们认为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不知什么时候,初升的太阳又消失在地平线下,日出变成了日落,三体世界的又一个乱纪元开始了。 就在叶文洁阅读三体世界的信息时,作战中心正在召开另一次重要会议,对被夺取的信息进行初步研究。会前,常伟思将军说:“请同志们注意,我们的会议现在可能已经在智子的监视之下了,以后,任何秘密都将不复存在。” 他说这句话时,周围还是熟悉的一切,拉下的窗帘上摇曳着夏天的树影;但在所有与会者眼中,这个世界已经不同于以往了,他们感觉到了一双无所不在的眼睛盯着自己,在这双眼睛下,这个世界已经无处躲藏,这感觉将缠绕他们一生,连他们的子孙后代也无法逃脱。人类要经过许多年,才能在精神上适应这种处境。 就在常伟思说完这句话的三秒钟后,三体世界与地球叛军之外的人类进行了第一次交流,这以后,他们就中断了与地球三体叛军降临派的通讯,在所有与会者的有生之年,三体世界再也没有发来任何信息。这时,作战中心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到了那个信息,就像汪淼看到倒计时一样,信息只闪现了不到两秒钟就消失了,但所有人都准确地读出了它的内容,它只有五个字—— 你们是虫子!

上一篇   第51章 智子(2)

下一篇   第53章 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