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射手和农场主(2) - 三体(全集)

第5章 射手和农场主(2)

但他并非无所事事,显然在家研究着什么东西,整天沉浸在思考中,见到任何人都是心不在焉地打个招呼,然后回到楼上的房间里,他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那里。一次,汪淼在楼上无意中从半开的房门向里瞥了一眼,看到一个令人惊奇的东西:一台hp小型机。他不会看错的,因为这台设备与他工作的超导研究中心那台一样,黑灰色机箱,是四年前出品的rx8620。把这台价值上百万的设备放在家里似乎很奇怪,魏成每天一个人守着它到底在干什么? “玉菲在上面有点事,您稍等一会儿吧。”魏成说,然后走上楼。汪淼本打算等的,但实在坐不住,也跟着走上楼去,看到魏成正要进入他那个放着小型机的房间。他看到汪淼跟来似乎并不反感,指指对面的一个房间说:“哦,就在那个房间里,你去找她吧。” 汪淼敲门,门没锁,开了一个缝,他看到申玉菲正坐在电脑前玩游戏,令汪淼惊奇的是她竟穿着一套“v装具”。这是目前在游戏玩家中很流行的玩意儿,由一个全视角显示头盔和一套感应服构成,感应服可以使玩家从肉体上感觉到游戏中的击打、刀刺和火烧,能产生出酷热和严寒,甚至还能逼真地模拟出身体暴露在风雪中的感觉。汪淼走到她后面,由于游戏是在头盔中以全视角方式显示的,在显示器上什么都看不到。这时,汪淼想起大史让他记网址和邮件地址的事,无意中扫了一眼显示器,那个游戏登录界面上的英文名很特别,他记住了。 申玉菲摘下显示头盔,又脱下了感应服,戴上她那副在瘦削的脸上显得很大的眼镜,面无表情地对汪淼点点头,一个字都没说,等着他说话。汪淼拿出那团胶卷,开始讲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诡异事件。申玉菲注意听着,对那些胶片,只是拿起来大概扫了几眼,并没有细看——这令汪淼很震惊,现在他进一步确定申玉菲对此事并非完全不知情,这几乎令他停止了讲述,只是申玉菲几次点头示意他继续,才将事情讲完了。这时申玉菲才说出了他们见面后的第一句话: “你领导的纳米项目怎么样了?” 这不着边际的问题令汪淼十分吃惊。“纳米项目?它与这有什么关系?”他指指那堆胶卷。 申玉菲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等他回答自己的问题。这就是她的谈话风格,从不多说一个字。 “把研究停下来。”申玉菲说。 “什么?”汪淼认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申玉菲沉默着,没重复自己的话。 “停下来?!那是国家重点项目!” 申玉菲仍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目光平静。 “你总得说出原因吧!” “停下来试试。”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告诉我!” “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些了。” “项目不能停,也不可能停!” “停下来试试。” 关于幽灵倒计时的简短谈话就到此为止,之后,不管汪淼如何努力,申玉菲再也没有说出一个与此有关的字,只是重复那句话:“停下来试试。” “我现在明白了,‘科学边界’并不是像你们宣称的那样是一个基础理论的学术交流组织,它与现实的关系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汪淼说。 “相反,你得出这个印象,是因为‘科学边界’涉及的东西比你想象的更基础。” 绝望的汪淼没有告辞起身就走,申玉菲默默地一直送他到庭院的大门处,并看着他坐进出租车。正在这时,另一辆汽车疾驰而来,在门前刹住了。一个男人下车,借着别墅中透出的灯光,汪淼一眼就认出了他。 这人是潘寒,是“科学边界”里最著名的人物之一。作为一名生物学家,他成功地预言了长期食用转基因农产品造成的后代遗传畸形,还预言了转基因作物可能造成的生态灾难。与那些空洞地危言耸听的学者不同,他的预言充满了具体的细节,且都一一精确兑现,其准确度达到令人震惊的程度,以至于有传言说他来自未来。 他使自己闻名于世的另一个创举,是创建了国内第一个实验社会。与西方那些旨在回归自然的乌托邦社团不同,他的“中华田园”不是处于荒野之地,而是置身于最大的城市中。社团没有一分钱财产,包括食物在内的所有生活用品,均来自城市垃圾。与人们最初的预想不同,“中华田园”不但生存下来,而且迅速壮大,其固定成员已达三千多人,不定期到其中体验生活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以这两个成功为基础,潘寒的社会思想也日益具有影响力。他认为,科技革命是人类社会的一种病变,技术的爆炸性发展与癌细胞的飞速扩散相当,最终的结果都是耗尽有机体的养分,破坏器官,导致其寄宿体的死亡。他主张废除那些“粗暴的”技术,如化石能源和核电,保留“温和的”技术,如太阳能和小水电。将大城市逐步解散,人口均匀分布于自给自足的小村镇中,以“温和技术”为基础,建立“新农业社会”。 “他在吗?”潘寒指指别墅的二楼问。 申玉菲没有回答,沉默地挡在他面前。 “我要警告他,当然也要警告你,别逼我们!”潘寒冷冷地说。 申玉菲仍没回答他,只是对出租车里的汪淼说:“走吧,没事。”然后示意司机开车。车发动后,汪淼再也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他回头远远地看到,灯光下申玉菲一直没让潘寒走进别墅。 回到家已是深夜,汪淼在小区的门口走下出租车,一辆黑色桑塔纳紧贴着他刹住,车窗摇下,一股烟喷了出来,是大史,粗壮的身躯将驾驶座挤得满满的。 “哇,汪教授,汪院士!这两天过得可好?” “你在跟踪我?真无聊!” “别误会,我要是直直开过去不就完了,讲个礼貌打个招呼你还当成驴肝肺了。”大史露出他的特色傻笑,一副无赖相,“咋的,那边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没,交流交流?” “我说过,我和你们没关系了,今后请不要跟踪我!” “得——”大史开动了车子,“好像我愿意挣这俩夜班外勤费似的,球赛都耽误了。” 汪淼走进家门,妻儿已经睡了,他听到妻子在床上不安地翻身,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丈夫今天怪异的举动,不知会给她带来怎样的噩梦。汪淼吃了两片利眠灵,躺到床上,过了很长时间才艰难地进入梦乡。 他的梦境很纷乱,但其中的一个东西却恒定地存在着:幽灵倒计时。其实,倒计时在梦中出现是汪淼早就预料到的事。梦境中,他疯狂地击打悬浮在半空的倒计时,撕它、咬它,但一切击打都无力地穿透了它,它就悬在梦境正中,坚定地流逝着。它使汪淼烦躁至极,终于从梦中醒来。 他睁开眼,看到了模糊的天花板,外面城市的灯光透过窗帘,在上面投出黯淡的光晕。但有一样东西从梦中跟随他到现实中:幽灵倒计时。倒计时仍在他睁开的眼睛前显现,数字很细,但很亮,发出一种烧灼的白光。 1185:11:34、1185:11:33、1185:11:32、1185:11:31…… 汪淼转转头,看到了卧室中模糊的一切,确认自己已经醒来,倒计时没有消失。他闭上双眼,倒计时仍显现在他那完全黑暗的视野中,像黑天鹅绒上发亮的水银。他再次睁眼,并揉揉眼睛,倒计时仍没有消失,不管他的视线如何移动,那一串数字稳稳地占据着视野的正中央。 一股莫名的恐惧使汪淼猛地坐起来,倒计时死死跟随着他。他跳下床,冲到窗前,扯开窗帘,推开窗。外面沉睡中的城市仍然灯光灿烂,倒计时就在这广阔的背景前显现着,像电影画面上的字幕。 一时间,汪淼感到自己窒息了,不由发出一声低沉的惊叫。面对被惊醒的妻子恐慌的探问,他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安慰妻子说没什么,又躺回床上,闭上眼睛,在幽灵倒计时的照耀下艰难地度过了剩下的夜晚。 清晨起床后,汪淼努力使自己在家人面前显得正常些,但妻子还是看出了异样,问他的眼睛怎么了?是不是看不清东西? 早饭后,汪淼向纳米中心请了假,开车去医院。一路上,幽灵倒计时无情地横在他眼中的现实世界前面,这东西会自动调节自己的亮度,在不同的背景上都清晰地显现出来。汪淼甚至盯着初升的太阳,试图使倒计时被强光暂时隐没一会儿,但没有用,那串魔鬼数字竟在日轮上显现出来,这时它不是增加亮度,而是变成黑色,更加恐怖。 同仁医院很难挂号,汪淼直接找了妻子的一个同学,一位著名的眼科专家。他没有说病情,而是先让医生检查自己的眼睛。仔细检查了汪淼的双眼后,医生告诉他没有发现什么病变,眼睛一切正常。 “我的眼睛总是看见一个东西,不管你看哪里,这东西都在。”汪淼说。同时,那串数字就横在医生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