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时间开始后约170亿年,我们的星星】(2) - 三体(全集)

第209章 【时间开始后约170亿年,我们的星星】(2)

半个小时后,他们走上舷梯,去面对那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控制台的屏幕上显示着十份样本的检测数据,检测了多种元素,是一份复杂的表格,所有样本的检测结果都极其接近,在表格下方,简明地列出了平均结果: 样品1—10号检测元素平均衰变时间(误差:0.4%): 星际时间段:6177906; 地球年:18903729 程心把最后一个数字的位数数了三遍,然后默默地转身走出穿梭机,走下舷梯,站在这紫色的世界中。一圈高大的紫树围绕在她周围,一缕阳光把小小的光斑投在她的脚边,温湿的风吹起她的头发,透明小气球轻盈地飘过她的头顶,一千八百九十万年的岁月跟在她身后。 关一帆来到程心身边,他们目光相对,灵魂交融。 “程心,我们错过了。”关一帆说。 在dx3906星系的低光速黑洞形成一千八百九十万年后,在宇宙诞生一百七十亿年后,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程心伏在关一帆的肩上痛哭起来,在她的记忆中,这种痛哭只在云天明的大脑与身体分离时有过一次,那是……18903729年再加六个世纪以前的事,而那六个世纪在这漫长的地质纪年中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但这次,她痛哭并非只为云天明,这是一种放弃,她终于看清了,使自己这粒沙尘四处飘飞的,是怎样的天风;把自己这片小叶送向远方的,是怎样的大河。她彻底放弃了,让风吹透躯体,让阳光穿过灵魂。 他们坐到松软的腐殖叶上,继续默默地相拥着,任时间流逝。阳光穿过叶隙投下的光斑在他们身边悄悄移过。有时,程心问自己:是不是又过了一千多万年?她的意识中有一个奇怪的理智体,在悄悄告诉她那不是不可能,真的有随意跨越千年的世界。想想死线吧,如果它稍微扩散一点,内部的光速就由零变成一个极低值,比如像大陆漂移的速度,一万年一厘米。在这样的世界中,你从爱人的怀抱中起身,走出几步,就与他隔开千万年。 他们错过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关一帆轻声问道:“我们该干什么?” “我想再找找,真的没有一点痕迹了?” “真的没有了,一千八百万年,什么都会消失的,时间是最狠的东西。” “把字刻在石头上。” 关一帆抬起头,迷惑地看着程心。 “艾aa知道把字刻在石头上。”程心像在自语。 “我真的不明白……” 程心没有进一步解释,她抱着关一帆的双肩问:“能不能让‘亨特’号对这里进行深度遥感探测,看看地层下面有什么东西?” “会有什么呢?” “字,看看有没有字。” 关一帆笑着摇摇头,“你这样子我理解,但……” “为了久远保存,那些字应该很大的。” 关一帆点点头同意了,显然只是为了满足程心的愿望。他和程心起身回到穿梭机中,就这样一段短短的路,他们仍然紧紧依偎着,仿佛担心一旦分开就被岁月隔开。关一帆对轨道上的“亨特”号飞船发出指令,让它对这个坐标点周围半径三千米区域的地层进行深度遥感探测,探测深度为五米至十米之间,重点识别文字和其他有意义的符号。 “亨特”号在十五分钟后飞越上空,十分钟后发回探测结果,没有任何发现。 关一帆再次指令飞船在地层中十米至二十米的深度范围探测。这又花费了一个多小时,大部分时间是等待飞船再次飞越上空,也没有任何发现。在这个深度已经没有土壤,只有密实的岩石。 关一帆把探测深度增加到二十至三十米之间,他对程心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地层遥感探测的深度一般无法超过三十米。” 他们再次等待飞船环绕蓝星一周。这时,太阳正在落下,天空中弥漫着绚烂的晚霞,给紫色的森林镀上了金边。 这一次探测有所发现,穿梭机中的屏幕上显示着飞船发回的图像。经过清晰化处理,在黑色的岩层中,可以隐约辨认出几个白色的字迹:“们”“过”“一”“生”“你们”“小”“在”“面”“过”“去”“的”,白色表示字是凹刻的,字的大小为一米见方,分为四行,位置就在他们脚下二十三米至二十八米处,一个倾斜四十度角的平面上。 飞船a.i.说明,遥感探测只能达到这样的精度,进一步需进行主动探测,需要穿梭机向地层中的相应位置发射探测波。 程心和关一帆激动地等待着,天黑下来了,周围的森林成了一圈剪影。天空中,星星的亮线开始出现,有几根较长的,像散落在黑天鹅绒上的银发。 一个小时后,他们收到的遥感图像上显示了四行跨越了一千八百九十万年的字迹: 我们度过了幸福的一生 我们送给你们一个小 在里面躲过坍缩 去新 飞船a.i.调用地质专家系统对探测结果进行了判读,从中可以知道:这些大字最初是刻在一块很大的山岩上,这是一块水成岩,刻字的一面面积约为一百三十平方米。在千万年漫长的地壳变动中,这块山岩所在的山峰下沉,这块巨岩也随之沉到现在地层中所在的位置。刻在岩面上的文字不止四行,但岩石在下沉过程中底部破碎,那些文字丢失了,现存刻字面的一角也破碎了,造成现有字迹的后三行都有残缺。 程心和关一帆再次拥抱在一起,他们都为艾aa和云天明流下了欣慰的泪水,幸福地感受着那两个人在十八万个世纪前的幸福,在这种幸福中,他们绝望的心灵变得无比宁静了。 “他们在这里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程心泪光闪闪地问。 “一切都有可能。”关一帆仰起头说。 “他们有孩子吗?” “一切都有可能,甚至,你信不信吧,他们曾在这颗行星上建立过文明。” 程心知道这确实有可能,但即使那个文明延续了一千万年,后面的八百九十万年也足以抹去它的一切痕迹。 时间确实是最狠的东西。 这时,一个奇异的东西打断了他们的感慨,这是一个由微亮的细线画出的长方形,有一人高,在空地上飘浮着,看上去像用鼠标在现实的画面中拉出的一个方框。它在飘浮中慢慢移动,但移动的范围很小,飘不远就折回。很可能这东西一直存在,只是它的框线很细,发出的光也不强,白天看不见。不管它是场态还是实体,这肯定是一个智慧造物。勾画出长方形的亮线似乎与天空中线状的星星有某种神秘的联系。 “这会不会是他们送我们的那个小……小礼物?”程心盯着方框说。 “不太可能吧,这东西能存放一千八百多万年?” 但这次他错了,这东西确实存放了一千八百九十万年,如果需要,还可以存放到宇宙末日,因为它在时间之外。最初它被放置在刻字的岩石旁边,还有一个实体的金属框架,但仅五十万年后金属就化为尘土。而这东西一直是崭新的,它不惧怕时间,因为它自己的时间还没有开始。本来它处在地层三十米深处,仍然在那块岩石旁,但它检测到了地面上的人,于是它升上地面,它与地层不发生作用,就像一个幻影。在地面上,它确认这两个人是它所等待的对象。 “我觉得它像一扇门。”程心轻声说。 关一帆拾起一根小树枝向长方形扔去,树枝穿过它所围的空间,落到另一侧的地上。他们又看到,一群发着荧光的小气球飘过来,其中有几个穿过了长方形内部,安然无恙地飘走了,其中有一只甚至穿过了发光的框线。 关一帆用手接触框线,手指与框线对穿而过,他没有任何感觉。无意中,他的手伸向长方形所围的空间。这确实是一个无意的动作,因为他感觉这片空间断面肯定是什么都没有的,但程心惊叫了一声,沉稳的她很少发出这样的叫声。关一帆急忙把手抽回,手和手臂都完好无损。 “刚才你的手没穿过去!”程心指着长方形的另一侧说。 关一帆又试了一次,手和一段小臂穿过方框平面就消失了,确实没有在另一侧出现。而从另一侧,程心看到他小臂的断面,像镜面一样,骨骼和肌腱清晰可见。他抽回手,又拾起一根树枝试试,树枝穿过了方框。紧接着,两只螺旋桨状的飞虫也穿过了方框。 “这确实是一扇门,有智能识别功能的门。”关一帆说。 “它让你进去。” “可能你也行。” 程心小心地试了一下,她的手臂也能进入“门”,关一帆从另一侧看到她的小臂断面时,对这情景似曾相识。 “你等着我,我过去看看。”关一帆说。 “我们一起去。”程心坚定地说。 “不,你在这里等我。” 程心扳着关一帆的双肩使他面向自己,注视着他的眼睛说:“你想让我们也隔开一千八百万年吗?!” 关一帆长时间地注视着程心,终于点点头,“我们是不是还能带些东西过去?” 十分钟后,他们手拉手穿过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