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银河纪元409年,我们的星星】(3) - 三体(全集)

第205章 【银河纪元409年,我们的星星】(3)

“永远不会停止。” 程心打了个寒战,也吃力地抬起头来盯着关一帆。 “这就让你害怕了?你以为银河系和整个宇宙中只有太阳系在向二维跌落?呵呵……” 关一帆的冷笑又让程心的心抽动了一下,她说:“要是这样,你说的就不成立了,至少把降低空间维度作为武器这项不成立。从长远看,这是同归于尽的攻击,如果这样下去,发起维度攻击的一方所在的空间迟早也要跌落到二维!” 长时间的沉默,直到程心唤了一声:“关博士?” “你太善良了。”关一帆轻轻地说。 “我不明白……” “有一个选择可以使维度攻击者避免同归于尽,你想想看。” 程心沉默许久后说:“我想不出来。” “我知道你想不出来,因为你太善良了。很简单:攻击者首先改造自己,把自己改造成低维生命,比如由四维生命改造成三维生命,当然也可以由三维改造成二维,当整个文明进入低维后,就向敌人发起维度打击,肆无忌惮,在超大规模上疯狂攻击,不需要任何顾忌。” 程心又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中。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关一帆问。 程心确实在回忆。她想起了四百多年前,“蓝色空间”号和“万有引力”号误入四维空间碎块时,探险队与“魔戒”的对话,当时,关一帆就是探险队的一员。 这片四维空间是你们建造的吗? 你们说自己从海里来,海是你们建造的吗? 这么说,这片四维空间对于你,或者说对于你的建造者,是类似于海洋的东西吗? 是水洼,海干了。 为什么这么小的空间里聚集了这么多的飞船,或者说墓地? 海干了鱼就要聚集在水洼里,水洼也在干涸,鱼都将消失。 所有的鱼都在这里吗? 把海弄干的鱼不在。 对不起,这话很费解。 把海弄干的鱼在海干前上了陆地,从一片黑暗森林奔向另一片黑暗森林。 “为了战争的胜利,竟要付出这样的代价吗?”程心说,她很难想象在降低一个维度的空间中生活是什么样子,在二维空间中,世界万物看上去只是几根长短不一的线段,在三维世界生活过的人,真的可能使自己生活在一张没有厚度的薄纸里吗?当然,三维空间的生活对四维世界的人来说也同样无法想象。 程心得到的回答十分简单。 “总比死了强。”关一帆说。 不顾程心的震惊,关一帆接着说下去:“光速也是被频繁使用的规律武器,但为自己建造光墓或你说的黑域不在此列,那只是我们这些弱小的虫子保命的举动,神们不屑如此。在战争中,可以制造低光速黑洞把敌人封死在里面;但更多还是用来防御,作为城墙和陷阱。有的低光速带规模之大,横穿整个星系旋臂,在恒星密集处,大量的低光速黑洞融为一体,连绵千万光年,那是星际长城,无论多么强大的舰队,一旦陷进去就永远出不来,这是很难逾越的障碍。” “这样下去会怎么样?”程心问。 “维度攻击的结果,宇宙中二维空间的比例渐渐增加,终将超过三维空间,总有一天,第三个宏观维度会完全消失,宇宙变成二维的。至于光速攻击和防御,会使低光速区不断增加,这些区域最后会在扩散中连为一体,它们中不同的慢光速会平衡为同一个值,这个值就是宇宙新的c值;那时,像我们这样处于婴儿时代的科学就会认为,每秒十几千米的真空光速是一个铁一般的宇宙常数,就像我们现在的每秒三十万千米一样。当然,这只是举出两个例子,还有其他的宇宙规律被用做武器,但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都有哪些,很可能,所有的规律都能被武器化了,在宇宙的某一部分,被用做武器的规律甚至可能包括……当然这只是瞎猜,太玄乎,我也不相信。” “包括什么?” “数学规律。” 程心穷尽自己的想象,但仍然无法把握这不可思议的图景,连抓住其一角都难,“这也……太疯狂了! “宇宙会变成一座战争废墟吗?”程心问道,很快想到了一个更准确的表达,“或者说,自然规律会成为战争废墟吗?” “可能已经是了……现在,新世界中的物理学和宇宙学只是在干一件事:试图恢复战争前自然规律的原貌。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理论模型,描述那个没有被战争改变的宇宙。那真是一个美丽的田园,那个时代,距今有一百多亿年吧,被称为宇宙的田园时代。当然,那种美只能用数学来描述,我们不可能想象出那时的宇宙,我们大脑的维度不够。” 程心又想起了那几句对话: 这片四维空间是你们建造的吗? 你们说自己从海里来,海是你们建造的吗? “你是说,田园时代的宇宙是四维的,那时的真空光速也比现在高许多?” “当然不是。田园时代的宇宙不是四维的,是十维。那时的真空光速也不是比现在高许多,而是接近无限大,那时的光是超距作用,可以在一个普朗克时间内从宇宙的一端传到另一端……如果你到过四维空间,就会知道那个十维的宇宙田园是个多么美好的地方。” “天啊,你是说……” “我什么也没说。”关一帆说,像是突然醒来一样,“我们只看到了一点点实情,剩下的都是猜测,你也只把它当成猜测好了,一部我们编出来的暗黑神话。” 但程心不为所动,径直沿着他刚才的思路说下去:“在田园时代以后的战争时代,一个又一个维度被从宏观禁锢到微观,光速也一级一级地慢下来……” “我说过我什么也没说,都是猜测。”关一帆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但谁也不知道,真相是不是比猜测更黑暗……有一点是肯定的:宇宙正在死去。” 飞船的加速停止了,一切处于失重中。这之前,程心眼中的太空和星海越来越虚化,越来越像噩梦,只有这3g的超重才带来一些实在感,她像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抱着,这种拥抱使她多少能够抵御宇宙的暗黑神话带来的寒冷和恐惧;现在超重消失了,只剩下噩梦。银河系像一大片掩盖血迹的冰渍,近处的dx3906恒星则像深渊上燃烧的焚尸炉。 “把全景显示关了好吗?”程心轻声说。 关一帆关闭了显示,程心在瞬间由广袤的太空回到蛋壳般狭小的船舱中,在这里,她找回了一丝安全感。 “我不该对你说那些的。”关一帆说,他语气中的自责听起来很真诚。 “我迟早要知道的。”程心说,声音仍然很轻。 “再说一遍,那都是猜测,没有真正的科学证明。不要想那么多,关注眼前的生活好了。”关一帆把手放到程心的手上,“我说的那些事,就算是真的,也都是以亿年为时间单位的。你到我们的世界去,那也是你的世界,在那里过你自己的生活。别再大幅度地跨越时间了,只要你把自己的人生限制在十万年内,把生活的范围限制在一千光年内,那些事就与你无关。十万年,一千光年,够了吧?” “够了,谢谢你。”程心握住了关一帆的手。 以后的航程,程心和关一帆都是在睡眠器的强制睡眠中度过的。航行持续了四天,他们在减速的超重中醒来时,灰星在视野中已经占据了大半个太空。灰星是一颗很小的行星,表面外观与月球差不多,像一颗光秃秃的大石球。但灰星的表面没有环形山,大部分是荒凉的平原。“亨特”号泊入灰星的轨道,由于没有大气,飞船的运行轨道可以压到很低。飞船前往监视卫星提供的坐标位置,那是五架不明飞行器降落和起飞的地方。关一帆原本计划乘穿梭机在那里着陆,然后考察飞行器留下的痕迹,但他和程心都没有想到,神秘来访者留下的东西如此巨大,从太空中就能看到。 “那是什么?”程心指着灰星表面惊叫道。 “死线。”关一帆说,他立刻认出了程心看到的东西,“注意不要太接近它!”他对a.i.说。 关一帆所说的死线是五根黑线,它们一端连着灰星的表面,另一端伸向太空。根据目测,每根线的长度大约在一百千米左右,已经高出了飞船的轨道,像灰星长出的五根黑色头发。 “那是什么?” “曲率驱动的航迹,那是超大功率的驱动,航迹内的光速为零。” 在飞船运行的下一圈,关一帆和程心进入穿梭机,脱离飞船向灰星表面降落。由于轨道低且不需穿过大气层,下降过程迅速而平稳。穿梭机降落在灰星大地上,距死线约三千米。 他们在0.2g的重力下向死线跳跃着走去。灰星的平原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粉尘,分布着大小不一的砾石,由于没有大气的散射,阳光下的阴影和亮区黑白分明。他们很快走到了距死线一百多米的地方,关一帆挥手示意程心停下。死线的直径达二三十米,从这里看它们更应被称为死柱。 “这可能是宇宙中最黑的东西了。”程心说。除了极深的黑色,死线没有显示出任何细节,它标志着零光速区的范围,应该没有表面。向上看,即使在漆黑的太空背景上,更黑的死线也仍然清晰可见。 “也是宇宙中最死的东西了。”关一帆说,“零光速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绝对的死,百分之百的死。在那里面,每个基本粒子,每个夸克,都死了,没有丝毫振动。即使死线的内部没有引力源,它也是一个黑洞,零引力的黑洞,任何东西进去后都不可能出来。” 关一帆拾起一块石头向一根死线扔过去,石头消失在死线的绝对黑色中。 “你们的光速飞船能产生死线吗?”程心问。 “远远不能。” “那你们以前见过这个?” “见过,见得不多。” 程心仰望着这些伸向天空的黑色巨柱,它们顶起星空,仿佛把宇宙变成了死神的宫殿。这就是万物的归宿吗?她想。 天空中,程心能够看到死线的尽头,她指着那个方向问:“飞船到那里就进入光速了?” “是的,就上百千米的样子,我们以前见过的比这还短,进入光速就是一瞬间的事。” “这就是最先进的光速飞船了?” “也许吧,但这种做法很少见,死线一般都是归零者弄出来的。” “归零者?” “也叫重启者,可能是一群智慧个体,也可能是一个文明,或者几个文明,我们不知道,但已经确认它们的存在。归零者想重新启动宇宙,回到田园时代。” “怎么做呢?” “把时针拨过十二点。比如说空间维度,把一个已经跌入低维的宇宙重新拉回高维,几乎不可能;但从另一个方向努力,把宇宙降到零维,然后继续降维,就可能从零的方向回到最初,使宇宙的宏观维度重新回到十维。” “零维?!你们见过把空间零维化?!” “没有,只见过二维化,连一维化都没见过,但在什么地方肯定有归零者在做,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成功过。相对来说,把光速降到零容易一些,它们做得也比较多,试图把光速拨过零,重现无限光速。” “这可能吗,从理论上说?” “现在还不知道,也许归零者的理论认为可能。不过在我看来不可能,比如零光速,这是一道过不去的墙,零光速就是一切存在的绝对死亡,就意味着不可能再有任何运动。在这种状态下,主观不可能对客观产生任何作用,怎么可能把‘时针’继续向前拨呢?归零者做的事,更像是一种宗教,一种行为艺术。” 程心看着死线,恐惧中多了敬畏,“如果它是航迹,为什么不扩散呢?” 关一帆紧张地抓住程心的胳膊,“这正是我想说的。我们得赶快离开,不是说离开灰星,是离开这个星系,这里很危险。死线的状态与一般的曲率航迹不同,如果没有扰动它就会保持这个样子,也就是保持曲率引擎作用面的直径,但扰动出现它就会扩散,迅速扩散;像这样规模的死线,能扩散到一个恒星系大小,学者们把这个叫死线破裂。” “扩散到的区域都是零光速?” “不不,死线扩散后就像普通的曲率航迹,内部不再是零光速,扩散越广内部的光速就越高,但仍然是每秒十几千米的低光速,所以说,这些死线扩散后,有可能把这个星系变成低光速黑洞,就是你们说的黑域……我们走吧。” 程心和关一帆转身向穿梭机跳跃而去。 “你说的扰动是什么?”程心问,又回头看了一眼,在他们身后的平原上,五根死线的影子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处。 “现在还不太清楚,有理论认为是附近出现的其他曲率航迹,已经证明一定距离内的曲率航迹间有某种感应。” “那,‘星环’号加速时会不会……” “所以,我们要用聚变推进远离后再启动曲率驱动,至少要离开——用你们的量度——四十个天文单位。” 穿梭机起飞后,程心仍从监视画面中目不转睛地看着正在远去的死线,她说:“归零者,让我看到一些亮色。” 关一帆说:“宇宙是丰富多彩的,什么样的‘人’或世界都有。有归零者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有和平主义者,有慈善家,还有只专注于艺术和美的文明,但它们不是主流,不可能主导宇宙的走向。” “就像人类世界一样。” “不过,对于归零者来说,它们的事业最终将由宇宙本身来完成。” “你是说宇宙的终结吗?” “是。” “可据我知道的,宇宙将永远膨胀下去,越来越稀疏寒冷。” “那是你们的宇宙学,但我们推翻了这个结论。暗物质的量被低估了,宇宙将停止膨胀,然后在自身的引力下坍缩,最后成为一个奇点并再次大爆炸,把一切归零。所以你看,最终的胜利者还是大自然。” “新的宇宙是十维的吗?” “不可能知道,有无穷的可能性,那是全新的宇宙,全新的生活。” 返回蓝星的航行与来时一样顺利,在大部分的时间里,程心和关一帆都在强制睡眠中度过。当他们被唤醒时,飞船已经泊入了蓝星的轨道。看着下面这蓝白相间的世界,程心竟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这时,通信信道中传来了艾aa的呼叫声,关一帆做了回应。 “这里是‘亨特’号,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