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广播纪元7年,云天明的童话】(9) - 三体(全集)

第176章 【广播纪元7年,云天明的童话】(9)

默斯肯是座小岛,没有常住居民,岛上只住着一位叫杰森的老人,八十多岁了,是一个公元人,他那方正的北欧面庞饱经风霜,让程心想起了弗雷斯。在被问起默斯肯岛和赫尔辛根山一带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时,杰森老人一指岛的西端: “当然有,看那里。” 那是一座白色的灯塔,现在只是黄昏,塔灯已经有节奏地发出光芒。 “那是干什么用的?”aa好奇地问。 “看看,孩子们果然已经不知道那是什么了……”杰森摇着头感慨地说,“那是古代为船指引航向用的。在公元世纪,我是个设计灯塔和航标灯的工程师,其实,直到危机纪元,海洋上还有许多灯塔在使用,现在全没了。我来这儿建了这座灯塔,是为了让孩子们知道,以前还有过这么一种东西。” idc的来人都对灯塔很感兴趣,这让他们想到了蒸汽机离心调速器,同样是一个已经消失的古代技术装置。但稍加探究就明白,这不是他们要找的东西。灯塔刚建成,用的是轻便坚固的现代建筑材料,工期只有半个月。杰森还肯定地说,这座岛历史上从没有过灯塔,所以仅从时间上看,这东西与云天明的情报无关。 “这一带还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有人问。 杰森对着阴冷的天空和大海耸耸肩,“能有什么?这荒凉的鬼地方,我可不喜欢,但在别的岛上,他们不让我建灯塔。” 于是大家决定,到海峡对面的赫尔辛根山上去看一看。就在他们登上直升机时,aa突发奇想,想乘杰森的那艘小艇渡海过去。 “当然可以,不过孩子,今天海上浪大,你会晕船的。”杰森说。 aa指着海对面的赫尔辛根山说:“就这么近的路,能晕船?” 杰森连连摇头,“不能从这片海域直接过去,今天不能,必须绕那边走。” “为什么?” “因为那里有一个大旋涡,能吞掉所有的船。” idc的人们面面相觑,然后一起盯着杰森,有人问:“你不是说再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了吗?” “我是本地人,大旋涡对我们而言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它是这片海洋的一部分,在那里常常出现。” “在哪里呢?” “那里,从这个方向看不见,但能听到声音。” 大家安静下来,听到那片海面发出一阵低沉有力的隆隆声,像远处万马奔腾。 直升机起飞去勘探大旋涡,但程心想先坐船去看看,其他人也都同意。岛上只有杰森那一艘小艇,只能安全地坐下五六个人,程心、aa、毕云峰、曹彬和巴勒莫上了船,其余的人上了直升机。 小艇颠簸着驶离默斯肯岛,海上的风更大更冷,咸涩的水沫不断扑到脸上。海面呈暗灰色,在渐暗的天光下显得诡异莫测,那种隆隆声渐渐增大,但仍看不到旋涡。 “哦,我想起来了!”曹彬突然在风中喊道。 程心也想起来了,她原以为云天明是通过智子知道了这里的什么事,现在看来没那么复杂。 “爱伦·坡。”程心说。 “什么?那是什么?”aa问。 “一个19世纪的小说家。” 老杰森说:“不错,爱伦·坡是写过一篇默斯肯大旋涡的小说,我年轻时看过,多少有些夸张,记得他说旋涡的水墙倾斜四十五度,哪有那么陡峭。” 一个世纪前,以文字为基础的叙事文学就消亡了,但文学和作家仍然存在,不过叙事是用数字图像进行的。现在,古典的文字小说已经变成了文物,大低谷后,一大批古代的作家和作品失传了,其中就包括爱伦·坡。 轰鸣声更大了。“旋涡呢?”有人问。 老杰森指着海面说:“旋涡比海面低,你们看那条线,越过它才能看到大旋涡。”那是一条波动的浪带,浪尖上有泡沫,形成一条白线,以一个大大的弧形伸向远方。 “越过它!”毕云峰说。 “那是生死线,船一旦过去是回不来的。”杰森瞪着毕云峰说。 “船在大旋涡中转多长时间才能被吸进去?” “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吧。” “那就没事,直升机会救我们上去。” “可我的船……” “我们会赔你一艘。” “比香皂便宜。”aa插了一句杰森听不明白的话。 杰森驾着小艇小心翼翼地越过了那条浪带,船晃了晃,然后变得平稳了,被什么力量攫住,仿佛进入了海面下的一条轨道,沿着与浪带一致的方向滑行。 “船被旋涡抓住了!哦,天,我也是第一次这么近看到!”杰森喊道。 像登上了山顶俯视一般,默斯肯大旋涡展现在他们面前。这个巨大的漏斗状凹陷直径约有一千米,倾斜的水墙确实没有爱伦·坡说的四十五度倾角,但肯定有三十度,水墙的表面致密而平滑,仿佛固体一般。船现在刚刚进入大旋涡的势力范围,速度还不太快,旋涡的转速是向下逐渐增加的,在底部那个小小的孔洞处转速达到最高,摄人心魄的轰鸣声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那轰鸣显示了一种碾碎一切、吮吸一切的力量和疯狂。 “我就不信出不去。你沿着切线,最大功率向前冲!”aa对杰森喊道。后者按她说的做了。这是一艘电动艇,引擎的声音在旋涡的轰鸣中像蚊子叫。小艇加速接近泡沫线,眼看就要冲过去了,接下来却无力地向下转向,离开了泡沫线,如同一颗抛出的石子越过抛物线的顶端一样。他们又努力了几次,每一次都滑落下来,一次比一次滑得更深。 “看到了吧,那条线是地狱之门,只要是常规功率的船,越过它就别想回去!”杰森说。 现在,船滑落到了更深处,泡沫线已经看不到了,海面也完全看不到了,他们后面是一道海水的山脊,只有从大旋涡对面远处的边缘上还能看到缓缓移动的山峰顶部。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被不可抗拒的力量所捕获的恐惧,只有在上空盘旋的直升机带来一些安慰。 “孩子们,该吃晚饭了。”老杰森说。现在云后的太阳还没有落下去,但在这北极圈里的夏季,这时已经是夜里21点多了。杰森从舱里拎出一条大鳕鱼,说是刚钓上来的,然后又拿出三瓶酒,把鱼放到一个大铁盘子上,把一瓶酒浇到鱼上,用打火机嘭地一下点着了。火烧了不到五分钟,他就从仍燃烧着的鱼上扯肉吃,声称这是当地的烹调法。于是他们就吃着鱼,喝着酒,欣赏着大旋涡的景色。 “孩子,我认识你,你是执剑人吧?”杰森对程心说,“你们到这里来,一定是为了重要的使命。不过要淡定,淡定,既然末日躲不掉,就应该享受现在。” “如果上面没有直升机,你还会这么淡定?”aa说。 “我会的,孩子,告诉你吧,我会的。公元世纪我得绝症时才四十岁,可我很淡定,根本没打算冬眠,我是在休克中被冬眠的,自己根本不知道。醒来时已经是威慑纪元,当时以为是来生转世了,结果发现没有来生这回事,死亡只是退远了些,还在前边等着我……灯塔建好的那天夜里,我远远地在海上看着它发光,突然悟出来:死亡是唯一一座永远亮着的灯塔,不管你向哪里航行,最终都得转向它指引的方向。一切都会逝去,只有死神永生。” 这时,进入旋涡已经二十分钟,小艇已滑落下水墙总高度的三分之一,艇身的倾斜角度越来越大,但由于离心力的缘故,艇中的人们并没有滑到左舷。这时,他们的目力所及之处全是水墙,即使从对面也看不到远处的峰顶了。他们都不敢看天空,因为在旋涡中,小艇是与水墙一起转动,相对几乎静止,所以几乎感觉不到旋涡的旋转,小艇仿佛是紧贴在一个静止的海水盆地的边坡上;但如果看天,大旋涡的旋转立刻显现出来,布满云层的天空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整体转动,让人头晕目眩。由于离心力的增加,船下的水墙表面更加致密平滑,固体感也更强,如结冰一般。大旋涡底部的吮洞传出的轰鸣声压住了一切,让大家再也不能对话。这时,太阳又从西方的云缝中露出来,把一束金光射进大旋涡,然而照不到底,只照亮了水墙的一小部分,使旋涡深处看上去更黑暗了。大量的水雾从涡底咆哮的吮洞中喷出,在阳光中形成一道彩虹,瑰丽地跨越旋转的深渊。 “记得爱伦·坡也描写过旋涡中的彩虹,好像还是在月光下出现的,他说那是连接今生与来世的桥!”杰森大声说,但没有人能听清他的话。 直升机来救他们了,悬停在小艇上方两三米处,垂下一架悬梯让艇上的人爬上去。然后,空着的小艇漂远了,继续在旋涡中转着大圈,艇上没有吃完的鳕鱼上还燃着蓝幽幽的火苗。 直升机悬停在大旋涡的正上方,机上的人们看着下面旋转的大水坑,不一会儿就感到头晕恶心。于是有人给驾驶系统发出指令,让直升机以与旋涡相同的转速在空中旋转,这样在他们眼中,下面的旋涡确实静止下来了,但旋涡之外的整个世界却开始转动,天空、大海和山脉都在围绕着他们旋转,大旋涡仿佛成了世界的中心,眩晕感一点儿也没有减轻,aa哇地一下把刚吃进去的鱼都吐了出来。 看着下面的大旋涡,程心脑海中出现了另一个旋涡,由一千亿颗恒星组成,发着银光在宇宙之海中旋转,两亿五千万年转一圈,那就是银河系;地球在其中连一粒灰尘都算不上,而默斯肯旋涡又只是地球上的一粒灰尘。 半个小时后,小艇旋落到涡底,瞬间被吮洞吞没了,在轰鸣声中可以隐约听到船体被折断绞碎时发出的咔嚓声。 直升机把杰森送回了默斯肯岛,程心许诺尽快把赔他的船送来,然后与老人告别。直升机飞向奥斯陆,那里有最近的智子屏蔽室。 航程中,大家都在沉默地思考,甚至连目光的交流也没有。 默斯肯大旋涡暗示着什么根本不用想,太明显了。 现在的问题是,降低光速与黑洞之间有什么关系?黑洞与宇宙安全声明又有什么关系? 黑洞本身并不能改变光速,只是改变光的波长。 设想把光速降低到现有真空光速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分别是每秒三万千米、每秒三千千米和每秒三百千米,与黑洞有关系吗?一时看不出来。 这里有一道坎儿,常规思维比较难以跨越,但也并不是太难。这些人毕竟属于人类中最有智慧的那一群,特别是曹彬,作为一位跨越三个世纪的物理学家,他善于极端思维,而且他还知道这样一个事实:早在公元世纪,就有一个研究小组在实验室中把介质中的光速降到每秒十七米,比快速骑行的自行车还慢。当然,这与降低真空中的光速在本质上是不同的,但至少使下面的设想不再显得那么疯狂了。 再降,把真空光速降至现在的万分之一,即每秒三十千米,与黑洞有关系吗?似乎与前面没有本质的区别,仍然看不出什么……不,等等! “十六点七!”曹彬脱口而出这个数字,他的双眼放射出光芒,很快把周围那些眼睛都点燃了。 每秒十六点七千米,太阳系的第三宇宙速度,如果达不到这个速度就不可能飞出太阳系。 光也一样。 如果太阳系的真空光速降到每秒十六点七千米以下,光将无法逃脱太阳的引力,太阳系将变成一个黑洞[69]。 由于光速不可超越,如果光出不去,那就什么都出不去,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飞出太阳系黑洞的视界[70],这个星系将与宇宙的其余部分彻底隔绝,变成一个绝对封闭的世界。 对于宇宙的其他部分来说,这样的世界绝对安全。 低光速的太阳系黑洞从远处观察是什么样子,不得而知,但只能有两种可能:在落后的观察者眼中太阳系消失了;对于先进的观察者,低光速黑洞应该能被远程观察到,但观察者立刻就明白它是安全的。 有一颗遥远的星星,那是夜空中一个隐约可见的光点,所有望了它一眼的人都说:那颗星星是安全的——这曾是一件被认为不可能的事,现在真的有可能做到。 这就是宇宙安全声明。 饕餮海,他们想到了饕餮海,想到了被饕餮海永远封闭的无故事王国。其实,这个含义坐标并不需要,前面的解读已经很明确了。 后来,人们把低光速黑洞称为黑域,因为相对于原光速黑洞,低光速黑洞的史瓦西半径很大,内部不是时空奇点,而是一个广阔的区域。 直升机飞行在云层之上,这时已经是夜里23点多,太阳正在西方缓慢地落下。这午夜的夕阳照进机舱,在金色的暖光中,大家都在想象,想象着光速每秒十六点七千米的世界的生活,想象着那个世界的夕阳每秒十六点七千米的光芒。 至此,云天明情报的大部分拼图已经完成,只剩一块:针眼画师的画。解读不出它的双层隐喻,也找不到含义坐标。有解读者认为,画可能是默斯肯旋涡的一个含义坐标,象征着黑洞的视界,因为从外部观察者的角度看,任何进入黑洞的物体都将永远固定在视界上,很像是被画入画中。但大多数解读者都不同意这个想法,默斯肯旋涡的含义十分明显,云天明还使用了饕餮海来进一步固定其含义,没必要再设置一个含义坐标了。 这个隐喻最终无法解读,如维纳斯的断臂一般。针眼的画成了一个永远的谜,这个情节构成了三个故事的基础,从它所显现出来的典雅的冷酷、精致的残忍和唯美的死亡来看,可能暗示着一个生死攸关的巨大秘密。